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汕尾红色教育培训 > 资讯 > 郭松民:“800冷娃投黄河”:一个虚构的神话故事

郭松民:“800冷娃投黄河”:一个虚构的神话故事

-

09:13

分享
来源:作者:

“800冷娃投黄河”:一个虚构的神话故事

郭松民

反映“八百冷娃投黄河”的话剧《中华士兵》的剧中场景。

“ 把溃败故事当成英雄史诗来讲述,用意淫来自我麻醉,不去总结国民党抗战失败的教训,潜伏着重蹈覆辙的严重危险!”

最近这些年,在为“国军抗日”所建立的新神话叙述中,“八百冷娃投黄河”是浓墨重彩的一章!

01

叙述是煽情的、甚至是诗情的——

“比狼牙山五壮士悲壮百倍!”

“八百多人被逼上了悬崖。身后是奔腾咆哮的黄河,面前是张牙舞爪的鬼子;放眼望去,东、西、南、北重峦叠嶂,云雾飘渺处则是他们的故乡。八百多名小战士齐刷刷地跪在悬崖上,向着家乡跪拜之后,一起跳进奔腾的黄河。”

“这位村民至今还记得最后一名士兵跳河的情景。那是一位旗手,双手紧攥着军旗。他在跳河前吼了几句秦腔,是《金沙滩》中杨继业的两句:‘两狼山—战胡儿啊—天摇地动—好男儿—为国家—何惧—死—生啊—’

有画面、有配乐、有全景、有特写,这种大片式的镜头,感动了不少人。

陕西画家李新安据此创作了“八百壮士投黄河”的巨幅油画,作为抗战胜利70周年的献礼。

李新安和他的“八百壮士投黄河”。

中国国家话剧院出品了原创大戏《中华士兵》,“再现800冷娃投黄河的悲壮故事”。

但是,天晓得,这样的场面在抗战历史上并不存在,这个故事纯粹是一种文学虚构。

“800冷娃投黄河”的事迹,在国共双方的战史中都没有任何记载,在日方的资料里也没有任何记载。

最早讲述这个故事的是创作了《白鹿原》的小说家陈忠实,那些最煽情的文字就出自陈忠实笔下,时间是2004年12月。

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听说、转述、或记载过这个故事。

陈忠实的这篇文章,是为一本名为《立马中条》的长篇纪实文学作品所作的序。

陈忠实的文章还说,发掘出这段历史的,是《立马中条》一书的作者之一张君祥——

“我在阅读《立马中条》书稿前,曾经听到过本书作者之一的张君祥先生讲述的这个细节。”

那么,张君祥的故事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张君祥说:

“‘八百冷娃跳黄河’的叙述是根据真实的历史,在数字和场面上作了艺术化的处理。‘六六战役’后,人们在平陆与芮城交界的河滩上捞起了800多具战士的尸体,但实际上跳河的远远不止这个数字,我目前整理出来的牺牲名单就有2000多人。”

这应该就是全部真相了——

看到了河里的尸体,然后“艺术化”地臆造出了悲壮的场面,被陈忠实转手之后,就被当成“信史”,就比“狼牙山五壮士悲壮百倍了”。

历史就是这样被发明出来的。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

在台湾的“国军亲子”,正宗传人“台军”,2015年6月18日曾将中条山战役“八百壮士跳黄河”的说法当做国民政府时期抗战事迹进行报道,引发岛内学者指责。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学者考证表明,177师等陕西部队确曾在中条山战役蒙受惨重牺牲,许多阵亡者浮尸黄河,但没有集体跳河证据,更无一次八百人的纪录。

台军方只好公开道歉:“未详加考证及审核,错误引用数据,遭致非议,深感歉意。”

如此而已。

02

说到“800冷娃”,就不能不说“中条山会战”,因为“800冷娃”的故事,据说就发生在“中条山会战”当中。

中条山位于山西省南部,紧靠陕西、河南、陕西三省边界地区和黄河大转弯处北岸,东西约170公里,南北约50公里,是华北沦陷后国军在黄河以北所保有的惟一较大而突出的阵地。

国军守军16个师,约15万人。日军6个师团,近4个混成旅,3个飞机飞行团,总兵力约10万人。

1941年5月7日,中条山外围日军在航空兵的支持下,由东、北、西三个方向开始全面进攻。

国军的腐败与军事上的低能在这次会战中暴露无遗。

首先,日军全力决战,而国军统帅部对日军决心缺乏清醒的估计。

战前,中条山守军有26万人,但蒋介石在大战将临的情况下,居然抽调近10万人参与包围陕甘宁边区及其他与八路军“摩擦”的活动,导致战区兵力下降。

其次,为确保会战成功,日军对主力部队做了山地战的强化训练,并事先扫清周边,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国军既没有修筑较好的防御工事,也没有储备充足粮弹。

正式开战仅4日,第14集团军总司令刘茂恩就致电蒋介石,说“大军已绝食3日,四周皆有强敌,官兵空腹血战,状至可悯,若不急筹办法,恐有溃散之虞。”

第三,国军进退失据,指挥混乱,部队互不协调。

国军战前没有象样的作战计划,会战爆发后蒋介石要么不顾事实地命令“恢复原有阵地”,要么要求“就地固守”,而且很快就失去统一指挥,战区司令长官何应钦下令部队化整为零,各自突围,实际上变成了四散逃命。

中条山会战,国军被俘3.5万人,遗弃尸体4.2万具,日军仅战死673人,负伤2292人。日军称“达到了消灭敌军主力的目的,收到事变以来罕见的战果”。

黄河中的国军尸体,主要是被日军击溃之后争相跳河逃命溺毙的,真实情况与“800冷娃投黄河”的悲壮凄美相去甚远,所以蒋介石才会说中条山会战是“抗战史上最大之耻辱”。

03

在战争中,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不是说不允许失败,但失败也有光荣失败与可耻失败。

什么是光荣失败呢?

就是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给敌人以最大限度的杀伤,保持战斗意志直到最后,纯粹由于敌我力量悬殊而遭致的失败。

狼牙山五壮士最后集体跳崖,但他们是极其光荣的——他们圆满、超额地完成了阻击、牵制敌人的任务,他们给敌人以最大限度的杀伤,尽了一切可能与敌人战斗到最后,他们的意志与精神慑服了迷信武士道的日军。

什么是可耻失败呢?

就是自己的战斗潜力没有得到充分发挥,由于腐败无能、贪生怕死,丧失战斗意志而遭致的失败。

中条山战役就是这样一种可耻失败,国军在抗战中的失败大多数都属于这样类型的失败。

这场连蒋介石都感到可耻的失败,由于以虚构的“800冷娃投黄河”为包装,又开始在艺术舞台乃至银幕、荧屏上被当成英雄史诗来歌颂,这不是很可笑,也很可怕吗?

难道我们这个民族就如此热爱失败?难道我们要用投河来驱逐侵略者吗?

把溃败故事当成英雄史诗来讲述,用意淫来自我麻醉,不去总结国民党抗战失败的教训,潜伏着重蹈覆辙的严重危险!

在中国面临世纪决战的阴影渐行渐近的时候,这种危险就尤其令人不能忍受!

cache
Processed in 0.0053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