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汕尾红色教育培训 > 资讯 > 为什么叫它们“鬼子”?因为它们确实不干人事

为什么叫它们“鬼子”?因为它们确实不干人事

26 2024-03

14:47

分享
来源:作者:

日军士兵正在挖出一个中国人的心脏供佐食下酒用。被害者是南京永利亚厂的锅炉工人王加让。图片来自《南京大屠杀 历史照片中的见证》

生吃心

 日本守备队和县警务科把兴京县下湾子村一带称为“匪区”,进而对境 内的百姓进行野蛮屠杀。1937年春天,下湾子分驻所与县日伪警察队抓到 了山林队首领“平日本”和农民吴清山夫妻等4人押至下湾子,由日伪木奇 警察队将4人枪杀。“平日本”的心脏被一个伪警察挖出生吃了。

 死后割女性器官 

1936年冬,伪满国军在日本关东军的指挥下,发动对东边道东北抗日联 军和抗日义勇军王凤阁部的“独立大讨伐”。伪满第一军管区教导队的日本 军事教官秋山少佐,在临江红石砬子山里,与抗日义勇军交战一小时。义勇 军撤走后,遗下一朝鲜族女战士的尸体。秋山用刀把女子的乳房、生殖器割 下,带回驻地。玩弄后,让伙夫炒熟,一边吃一边喝酒,他还每夜奸污女子。

惨遭日寇解剖的女性 图片和图片解说来自网易

 脑浆配药 

1935年8月,伪滨江省公署警务厅特务科外事股股长大野泰治,与设在滨绥铁路沿线横道河子的伪北满特别区警察署首席指导官石田警佐共谋, 组织了一支便衣武装情报队。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以横道河子为中心,逮 捕了很多中国人,将其中的20多人拘禁在横道河子警察署,用灌凉水、捆 吊等方法进行拷问。石田把其中两个抗日思想浓厚的人用战刀砍头。砍头 后,把这两个中国人的头烧焦,用脑浆配成药,送到哈尔滨交给大野泰治, 大野吃掉了其中的一个。” 1935年初,驻黑龙江省穆棱县半截河镇日本宪兵队中文翻译小烟为治 疗自己的花柳病,到半截河镇南门外存放100多具中国人尸体的旱田洼地 里,找到一具还没有腐烂的尸体,用斧子砍开头盖骨,用手把冻硬的脑浆抠 了出来。第二天,小烟用药罐把脑浆蒸熟,呈黑色,全部吃了下去。1937年4月,日寇抓住一名给抗联赵尚志部当向导的鄂伦春族猎人,带 到逊河县城附近由日军曹长将其砍头。更为残忍的是,伪瑷珲县警察局特务 股警士、日本人申岛宗一,把被害者的脑浆取出烧黑,同其他日本强盗一起 吃掉,无耻地说:“能治自己的淋病。”

 水煮人头 

1944年4月,伪满间岛特设部队在距承德榆树林子地区约50里有八路 军活动的村庄里“讨伐”时,机迫连长把隐藏在厕所里的一个八路军战士当 场用军刀杀死。又把这个村庄的牌长叫来,硬说他是八路军的联络员,特设 部队的一个士兵拔出军刀把他就地刺杀。后来,一个叫梅原的队部军医砍了 牌长的脑袋拿到榆树林子,用锅煮后,把脑壳放到自己的办公桌上。

 割耳朵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在吉林省安图县城(今安图县松江镇)十 骑街,抓住16名抗日武装战士,杀死后,把他们的耳朵割下来,请功。1935年1月间,伪满国军、警察在敦化大蒲柴河南边的靴子沟,发现一 姓安的朝鲜族老头,说他与抗联有联系,将他逮捕,进行残酷的刑讯,向他 要枪,结果将安拷打致死。然后他们将安的耳朵割下,拿到共产党领导的群 众组织——大蒲柴河妇女会员罗玉珍家,恐吓她说,这是共产党人的耳朵, 都让我给割掉了,看你怕不怕。1940年5月10日,伪安图县新选队一、二队在李昌朝和李道日的带领 下,在去大荒沟“讨伐”途中,杀害抗联战士一名,夺走手枪一支。新选队在 清理战场时,参谋长金斗益丧心病狂,竟把死难者的耳朵割下来挂到电线 杆上。

淞沪会战期间,一名中国士兵遗骸。根据百度信息显示,他是在活着的时候,被日寇生生割光大腿肉食用。可见其双手被绑,表情凝固在痛苦时刻。图片来自百度。

 摘胆囊 

1936年2月,日本奉天警察署伊藤警察队和盘踞在安奉线(安东—— 奉天)各火车站的日伪警察队,到辽宁省本溪湖东南方约10公里的山岳地 带袭击东北人民革命军和东北抗日义勇军。伊藤警察队在半路上抓住一位 40岁左右的中国农民,在公路上把他的衣服扒光,对他拳打脚踢,百般折磨, 要他承认是义勇军的密探,又逼着他背上掠夺的财物。当日本警察走到一处 陡峭的半山腰时,分队长久松将他的胳膊向后反拧,把这位中国农民疼得 趴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接着,久松又抽出战刀,一刀将他的头颅砍下来。头颅被鲜血顶起来,飞出三四十厘米,随后画个半圆形倒转过来,眼睛猛然 睁大,充满仇恨的烈火,好像要把侵略者一个一个刺死似的,突然向洼地落 去。这时,小队长藤泽警尉补走到近前,拽着脚把尸体拖向一边。他很快地 解开尸体的棉衣,露出胸膛之后,用军刀从胸部到腹部直着切开,接着从下 部肋骨横着切进去,用手和刀撕下肉来,剥下沾满血的淡黄色脂肪和肉,露 出白色的肋骨。然后,藤泽用左手使劲地插到肋骨深处摆弄起来。不一会儿, 满是血的手抓出也不知是黑红色肉块还是血块的东西,用刀切取下来。啊, 是活胆!藤泽把中国农民的衣服撕下来一块,把胆包上,再用自己的白色 毛巾裹好,随便放进口袋。他摘胆的目的是治疗自己在淫荡腐败生活中得的 恶性疾病。1936年6月下旬,以5名日本警察为核心的伪奉天省警务厅特搜班,在 兴京县(今新宾县)红庙子附近三个村庄配合日军系井部队进行搜查,结 果逮捕了170多名中国人,其中一个带枪的。这些人被押到兴京县警察署后,特搜班的六个日本警察首先用木棒进行殴打,然后进行审讯。其中1人被特 务科巡官林竹次打断胳膊。审讯结果,将其中的15人按“匪贼”和“积极通 匪”处理,送宫尾守备队。7月上旬,这些人被杀害于兴京县公署后山上。林 竹次与阿部警长一起,将其中五个中国人的尸体肚子割开,取出了胆囊,因 为日本人迷信,认为胆囊可以治肺病,五个日本警察每人分了一个。1937年4月上旬,日本宪兵金川光于伪奉天省海龙县山城镇北一公里丘 陵处,受山城镇宪兵分队长松本兴三少尉命令,与松本仪曹长、中村伍长和 其他宪兵等,将拘押在宪兵队的7名中国抗日爱国者砍首或枪杀。金川光为 试验日本战刀之利钝,亲手砍杀一人。同年5月在同一地点将宪兵队拘押的 12名抗日战士杀害。其中金川光亲手用手枪杀一人(其中有一抗联某部副官)。将人杀死后,松本少尉命令宪兵队汽车司机后藤文雄将3具尸体的胆摘出。

 死后割肝 

1935年1月上旬,驻海龙县(今梅河口市)山城镇日本宪兵分遣队, 在山城镇逮捕抗日战士青山和占山两人,日本宪兵坂根觉次郎与中梅一伍 长将两人审讯4日,用灌水或用竹剑殴打后,根据分遣宪兵队长杉本森平 曹长命令,将二人押到山城镇北山。坂根觉次郎用日本战刀将占山砍杀, 中梅一伍长用三二式军刀将青山砍杀。坂根觉次郎将一人腰部用刀切开, 取出肝脏带回。

辽宁铁岭龙尾山麓被日寇残杀的中国儿童遗体。图片来自百度。

 用肝脏配药 

曾在伪安东领事馆警察署庄河分署当巡查的角田信一供述,1936年 10月中旬,他所在的伪安东警察大队佐藤中队在凤城县东汤地区,以抗日 联军便衣的罪名逮捕了4名中国人。角田信一奉中队长佐藤的命令,与另 外3名巡查将这4人带到东汤山里枪杀。之后,他用短刀、其他人用日本刀 将被害者的腹部切开,取出肝脏带回配药,尸体被埋在现场。角田信一在 日本的家人来信说他妹妹患腹膜炎,他就把肝脏磨成粉末,邮回日本,给 他妹妹吃了。

以下是参考资料:

《林竹次口供》,《伪满宪警统治》,中华书局1993年版,第490页。 

《金川光供述》(1954年7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金川光宪字 案卷801号》卷一。 

《坂根觉次郎笔供》(1954年8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查院档案:宪字卷第809号》,案卷一。

《角田信一笔供》(1954年7月22日),《东北“大讨伐”》,中华书局1991年版,第 119页。 

《罗玉珍控诉书》(1957年5月3日),《东北“大讨伐”》,中华书局1991年版,第 146页。

王志扬:《日伪拳养的鹰犬———新选队》,孙邦主编:《殖民政权》,吉林人民出版 社1993年版,第391页。

[日]藤冈顺一:《群鬼——取被捕农民的活胆》,[日]中国归还者联络会编:《三 光——日本战犯侵华罪行自述》,世界知识出版社1990年版,第121—127页。

《大野泰治笔供》,《伪满宪警统治》,中华书局1993年版,第571-572页。 

[日]长冈纯夫著、金源译:《我的忏悔——宪兵少尉土屋芳雄个人史》,群众出 版社1987年版,第43-44页。

葛长海:《日寇对鄂伦春族实行“利用和消灭政策”》,孙邦主编:《伪满社会》, 吉林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651页。

车相勋:《间岛特设部队始末》,《安图文史资料》(第二辑),第85页。

《走访金香德记录》,《安图县口述资料复印件》第一卷,第49页。437

 《赵秋航笔供》,《东北“大讨伐”》,中华书局1991年版,第344页。

张春生、何连仲:《白马川惨案》,陈建辉主编:《人间地狱“无人区”》,中央编译 出版社2005年版,第137页。

《李合口述》,陈建辉主编:《人间地狱“无人区”》,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版, 第291页。 

曹文奇:《日本侵略者在新宾的血腥统治》,《屠杀集——1905-1945年间日本侵 略者残害煤城同胞史料专辑》[《抚顺文史资料选辑》(第九辑)],第276页。

《赵秋航笔供》(1954年老5月4日),《东北“大讨伐”》,中华书局1991年版,第345页。 

cache
Processed in 0.0136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