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汕尾红色教育培训 > 资讯 > 姑息汪精卫纵虎养奸,蒋介石的弥天大罪岂容杨天石美化成“功劳”?

姑息汪精卫纵虎养奸,蒋介石的弥天大罪岂容杨天石美化成“功劳”?

-

15:31

分享
来源:作者:

姑息汪精卫纵虎养奸,蒋介石的弥天大罪岂容杨天石美化成“功劳”?

长河红阳

汪精卫卖国集团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个汉奸群体。这个汉奸群体的形成,和蒋介石的“无为”/姑息纵容是分不开的。如果这个汉奸群体的“母亲”是汪精卫,那么他们的“亲爹”就是蒋介石!

先从汪精卫的叛国起始说起。汪精卫成立日寇卵翼下的卖国政权的萌芽,开始于他叛逃出境至越南发表“艳电”,公开发表卖国言论。而他能跑到越南,又始于他叛离重庆。对于汪精卫叛离重庆,如果当时蒋介石出手阻止汪氏离开重庆,所有后来的恶劣后果是可以被“胎死”的。但是,这样的举手之劳,蒋介石却“无为”了!

据冯玉祥《我所认识的蒋介石》:

【那时重庆交通完全由军统局戴笠管制,人民出境买飞机票都要先登记,经过审查、核准、,高级官吏更要先经蒋介石个人批准,汪精卫带着曾仲鸣、林柏生以及许多人乘坐专机飞昆明,事先既没有政府与党部给他什么任务,戴笠岂有不报告蒋的道理?说汪精卫是潜逃出重庆,断不可能。汪到了昆明,龙云还有电报来报告蒋,如蒋要阻止他,是绝对做得到的。】[1]

汪精卫是个权力欲极强的人。在全民一致抗日的历史大潮中逆流而动主张对日屈膝,显然一定要坐冷板凳的。但是,板凳虽冷,却不拂袖而去,如果不是贪恋权位没有别的解释。甘坐冷板凳绝不是他的目的,总是要图谋再进一步的。不过,他手中无兵,只能寄望于别的强大势力。谁能给他期望的权势,他就会投靠谁。他从重庆出走还带着一帮随从,离开给他“副总裁”地位的“根据地”重庆,就是有另组权势中心的准备的。他那套屈膝主张除了在日寇那里有市场,没有第二个地方。这个人实在是该重点监控的对象。固然,他是国民党的“二号”,似乎为了“团结”不好对他采取强措施,然而纵然不对他实行强制措施,他的跟班随从拿下几个要紧的,总还可以吧?可是,蒋氏“无为”了!回看历史,1931年,蒋氏曾拿下胡汉民这个老资格的政敌/民国元老,拿下汪精卫这个政敌当不在话下,可是蒋氏就是要“无为”。这样的“无为”一来悖逆抗战时期应当对屈膝人物“零容忍”的大势;二来绝不是蒋氏对政敌六亲不认的办事风格。这样的“无为”,诡异!

就算是蒋氏出于“河蟹”考虑,不好在重庆拿下汪精卫,也可以用惯用的“借刀杀人”手段,在云南由龙云处置汪氏。办到办不到一回事——对龙云的驾驭能力够不够,但是做不做就又是另一回事了——是否对屈膝者零容忍!但是在这一关头,蒋氏又一次“无为”了!这样的“无为”,诡异!而云南龙云却有意截留汪氏,提防汪氏从他这儿跑掉将来担责任:

【重庆,委员长钧鉴:僭密。汪副总裁于昨日到滇,本日身敢不适,午后二时半离滇飞航河内。昨夜及临行时两次电祥呈。职龙云。效秘印。《龙云以汪兆铭经滇飞往河内呈蒋委员长之效电》】[2]

这通电报的发电日期是1938年12月19日,讲了两天的事情:19日汪精卫叛逃越南了;龙云曾在汪精卫抵滇的当天-18日向蒋氏发电问询如何处置,又在汪精卫叛逃出境前向蒋氏发电闻讯如何处置汪精卫。如果蒋介石当时有一道截留的命令,汪精卫不可能叛逃出境与日寇勾结!可是,蒋介石还是“无为”了,任由汪氏出逃河内,并在12月29日发表“艳电”公开叛国。蒋氏对这样的公开叛国,也只是在1939年1月1日开会宣布永远开除党籍,所有政府职务一撸到底。但是,这些反应对这个有职无权的汪精卫来讲,毫无损失。至于有人提出通缉汪氏这个分内应做的事情,却没有表态。这样的轻描淡写,也很诡异!

对于这样的诡异,能做的解释只有一个:媚日的汪氏出走的最终目的地是日本。蒋氏对一心媚日的汪氏及早下手,那是要被日本记恨的。而蒋氏惧日如虎,而且时刻不忘对日求和,所以也就不敢把身边这个公然唱抗战反调的、与日寇一条心的汪精卫拿下。拿下了汪精卫,日后和日本还好和谈吗?所谓投鼠忌器就这个光景。汪氏的出走,与蒋氏的不加阻止,各自心照不宣,蒋氏又哪能对汪氏下手?

不过,在汪精卫出境两月之后,也是汪氏公开叛国发表“艳电”之后两月,蒋氏动手拿下汪氏的把握不大的时候倒“奋发有为”了,1939年2月底3月初,戴笠亲往河内布置刺杀汪氏。[3]这样的锄奸、惩奸行动也太迟缓,也太不正常了!3月20日军统袭击汪精卫车队未果;3月21日,军统冲入汪宅刺杀汪精卫未果,只杀了个替死鬼曾仲鸣。刺杀刺激了汪精卫,汪在3月27日发文《举一个例》把抗战初期蒋氏通过德国驻华大使牵线对日媾和的劣迹披露,而后在日本特务的严密护送下秘密前往上海。在汪精卫发表《举一个例》半月之后,4月11日,蒋氏指定的,吴稚晖文章《对汪精卫〈举一个例〉的进一解》才姗姗乎见报回批汪氏。

无论如何,常人看来蒋氏是做了一件赔本买卖,没有拿下汪精卫,反而被汪精卫反咬,形象毁得一塌糊涂!精于内斗的蒋氏损失也太大了!

蒋介石很蠢吗?正常人的思维中,蒋氏当然蠢,但是从过往的蒋氏丑史看,如果他自认为有强硬的依仗和靠山,不管不顾的疯狂举动他都无所谓要做的,更何况刺杀一个没什么硬实力的汪精卫。至于老底被揭,国人对他的看法,形象被毁其实无所谓了。那么这一次蒋氏的愚蠢是不是也因为他找到了强有力的靠山,才有不管不顾的动作?是的,一个貌似无关的事件和蒋氏的“愚蠢”是有联系的。

先说蒋氏认可的强硬靠山是谁?是美国人。对于自身地位之巩固,中国抗战之前途,蒋氏一直寄望于外援,尤其是美国的援助。如果没有美国人的援助,他宁可和日本媾和:比如抗战初期通过德国驻华大使牵线与日寇和谈,哪怕和谈期间日寇把南京城变成炼狱。但是,在与日寇和谈的同时,他更不放弃从美国乞援。然而从抗战开始,1937年10月-1938年6月,美国对中国抗战的态度基本是暧昧日本、漠视中国的。蒋氏对美国乞援的诉求都被美国一一拒绝,到7月,蒋氏终于死心。但是,美国高层部分人却认为有必要对中国施以援助,以美国财政部长摩根索为代表。在此人推动下,促成了抗战时期第一笔美援进中国支持蒋氏:“桐油借款”。这个“借款”由两个合同构成,1938年12月30日的《购售桐油合同》、1939年2月8日的《桐油借款合约》。这笔买卖绝不只是一笔商业上的行为,而是代表了美国对中国抗战的政策的转向,由漠视中国转为支持中国。用当时美国国务卿赫尔的话:“几乎纯粹是政治性的。”[4]

在蒋氏看来,这是美国对他的支持,也是他的指望。而洋人也认为通过这笔借款美国卷入了中国的抗战:

【以英美之力,解决中日问题】[5]

有这么个靠山,惧日如虎的蒋介石也就胆大了,敢对汪精卫下手补上当初未砍的一刀!至于说被汪精卫揭了臭底子,还是因为有美国人这个靠山,不要紧了!所以,蒋氏对汪精卫从重庆出走的“无为”,转为暴力刺杀,以及“惩奸、锄奸”行动的迟缓,我们应该从这里理解。

当然,硬要抬死杠,汪精卫的“艳电”一出,蒋氏“师出有名”,才指使戴笠在法国人的地盘组织针对汪精卫实施暗杀。可是从“艳电”到河内暗杀,时隔三月了!就算是戴笠去河内亲自布置,那也时隔两月了!惩治这样的叛国者,应该本着从快从重的原则,这两月的时候是不是也太长了呢?再则,蒋氏根本不是做事循规蹈矩的人!如果是,长期拘禁张学良又是什么理由?在越南刺杀汪的成功的概率远远低于在国内阻止其出逃。有把握的事情不及时做,把握不大的事情却马后炮一般地出手,这和“艳电”的有无,没关系!和美国人拉上关系很密切!是“桐油借款”中富含的政治支持给了他下手的胆子!如若不信,请再注意一个更要紧的事件:蒋记民国什么时候向日寇宣战的?

蒋记民国向日寇宣战是在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之后的12月9日!美国挨了日本的揍,蒋记民国才正式地对日扬言报仇雪恨。实在是史上未有之奇景!“国之大事惟祀与戎”,宣布对外战争是一个国家顶级的国策,这个国策出台只看国家利益是否受了严重侵害。以这个标准,最迟九·一八、七·七都是耻辱!但是,蒋氏就是不向日本宣战,一直延宕到美国对日宣战之后。蒋记民国实实在在是一朵奇葩!何以蒋氏愿作奇葩?无它,他要搭美国打日本的顺风车!没这辆顺风车启动,蒋介石不敢对日宣战!畏敌如虎、惧日如虎的蒋介石,在美国袖手中国抗战的时候,又怎么敢拿下公开媚日的汪精卫?如果再举例子,还有:1950年代老蒋不是时常大吼“第三次世界大战”么?为什么?可以搭美国的顺风车嘛!

蒋介石是否对日硬气,全看是不是能得到美国支持,全看美国脸色!对汪精卫一开始的纵容、姑息;后来又对汪精卫痛下杀手,都要在这里找答案。

当然了,有种杠精谬论:如果早早向日本宣战,中立的美国会不给援助的!可是,抗战头一年,民国也没有对日宣战嘛,美国就援助了么?没有美国援助,苏联的援助就不是援助了?苏联直接把战机、火炮、步机枪、弹药,甚至于飞行员、教官都派到中国了,岂是“桐油借款”区区2500万美元能比的?为什么不向日寇宣战?!蒋记民国迟迟对日不宣战的关键不在于是否会失去美国援助,而在于美国是否会支持!

同样,阻止汪精卫投靠日本,没有美国人撑腰那是不敢做的!美国的援助代表了美国的支持,有了这份支持,蒋介石胆“肥了”,敢刺杀衷心投日的汪精卫。刺杀失败导致的结果是,本来有心投日的汪精卫更加快速地靠拢日本。这对中国是绝对的坏事情,然而对于蒋介石,倒未必是坏事:因为他可以和汪精卫“比烂”,在“比烂”中胜出。

蒋氏的暗杀把汪精卫快速地逼向日寇那里,这个汪氏就烂得没人形了。相对的,蒋氏抗战虽然一败涂地丧师辱国,虽然在南京大屠杀期间还和日本勾勾搭搭,可总没有和日本人混在一起,“底线”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那么,蒋氏自然也就“领袖”了!

有如上史实,我们自可以看出,汪精卫这个汉奸集团的形成与蒋介石是很大很大的因果关系的!这,实在是我国的大不幸!然而,还就是有“学问家”杨天石氏把那个促成汪精卫汉奸集团形成的蒋介石说成对抗战“有功劳”(http://news.ifeng.com/a/20151216/46697929_1.shtml),请问,有什么“功劳”???

注释:

1转引自汪荣祖、李敖《蒋介石评传·下》385页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2004年8月

2转引自上书《蒋传》386页

3上书《蒋传》388页

4任东来 《中美“桐油贷款”外交始末》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3年第1期

5《美国十字军在中国》 转引自任东来 《中美“桐油贷款”外交始末》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3年第1期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3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