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汕尾红色教育培训 > 资讯 > 民国热,是一桩买卖:评《八百冷娃跳黄河》闹剧

民国热,是一桩买卖:评《八百冷娃跳黄河》闹剧

-

15:44

分享
来源:作者:

民国热,是一桩买卖:评《八百冷娃跳黄河》闹剧

长河红阳

民国热的根基、核心,是杜撰的“民国史”。如果不杜撰出一些晶光闪耀、至善至美、勇武威猛的“民国史”零碎,谁会稀罕那个人均预期寿命35岁,文盲率高达99%以上,洋人在中国横行无忌的破烂民国呢?杜撰“民国史”零碎,并炒作出“民国热”,绝不仅仅是一些无耻无行的流氓文人就能办到的——他们可造不出多少民国热的死忠拥趸。民国粉的养成,要有强大的资本支持、运作,当成一桩买卖认真经营,如肯德基们定制28天出笼的白羽鸡一样,成千上万地制造出一堆堆的果粉、花粉,流氓文人们的杜撰的垃圾——“民国史”零碎才有受众,才有所谓“民国热”这样的病态高烧!

2009年,我刚上网就逛一些军事网站,那时(其实现在也一样),“自干五”们大战果粉、花粉,还不时遭一些无良网站的无情打压。而果粉、花粉也顺风扯旗不时趸出一些惊悚的“真相”文章,配合无良网站炒作民国热。比如“八百冷娃跳黄河”。这个“跳黄河”在民国热的高热榜上,热度位居前,乃是铁打的“信史”。可是最近有文章对这个“信史”无情揭丑,原来这个段子是小说《立马中条》里的虚构:这个段子就是果粉们心里的信史,也是资本成功运作的一桩买卖。

段子成为信史的第一步,是因为小说出版成书。想必制造段子的那些作者们是在其中抽了版税的,是挣了钱的,您能说这不是一桩买卖?

当然喽,出版段子的出版社也是在这里挣了钱的,您能说这不是一桩买卖?

段子成书,少不了印刷厂折腾,印刷厂不挣钱能干么?这也是一桩买卖啊!

段子成书后就是向各级书商批发零售面市,被各路果粉解囊、捧读、供奉,并弘道一般的四处传扬。他们从书商那里买书,书商赚钱,这也是卖买啊!从书稿到果粉们捧读的“圣书”、“信史”,这里头,是资本在运作和经营啊!

当然,我不是说良心学者不可以和出版传媒合作,不能和资本结合,把良心真学问变成金钱养活自己,更进一步地研究真学问。但是,如“八百冷娃跳黄河”这样的伪史段子不应该成书出版遗祸世间!这很可耻!无行文痞很可耻,参与其中的资本更不是什么善类!说它们是助纣为虐很客气了!

尤为无耻的是,这个于史无征的段子还拍成电影《咆哮无声》。鼓捣电影就是一桩烧钱的买卖,不是资本雄厚的无良资本干不成这个事情。这个伪史段子用电影的方式表现出来,资本运作的力度更加张狂!而且,还有网络上的视频平台也在其中掺和,这同样是资本疯狂参与的印记,这还是一桩买卖。一个伪史段子居然有这么一群无良资本追腥逐臭,“跳黄河”之类的段子引发的“民国热”的后台很强硬啊!

对民国伪史,有良心学者拍案而起,也有网络上的热血“自干五”天天朝无脑果粉、花粉扔砖不止,但是,果粉们就如打不完、灭不掉的蟑螂、老鼠,原因何在?就在于强大的资本在良心学者与“自干五”们无力企及的领域,开足了马力制造、宣扬民国伪史,像造28天的白羽鸡一样生造果粉!各位想想:《立马中条》的无良出版社是良心学者们能奈何得了的?《咆哮无声》的出资方,学者和“自干五”们能奈何得了么?跟风起哄的网络视频平台,反击果粉的人又能拿它们怎么办?正义力量无法进入的地方,必然是黑恶资本猖獗的领域,这些黑恶资本就能用它们掌握的资源宣扬民国伪史,给无知大众洗脑,成千上地制造新的果粉、花粉,如肯德基的白羽鸡速成,无休止的制造大批的脑残果粉哄抬民国热度榜。学者们和“自干五”们与果粉的这场战斗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绝不会结束,甚至于很多时候还会落下风!

“八百冷娃跳黄河”,在“民国热”的杜撰伪史泥石流中,算是档次很低的一类。比它高级的至少还有岳南的《南渡北归》。据说这位岳南先生因为这套书,抽得的版税是七位数,这,也是一桩买卖啊。这其中没有无良资本的运作不可能啊!再往高级了说,还有杨天石先生的“蒋公日记”系列,藉由杨先生的“王者”般的学位、职位,杨先生的“日记”系列可能更是一桩日进斗金的大买卖(?)。这里头少得了无良资本的运作么?

无良资本愿意在民国伪史的杜撰中上蹿下跳,有利用无知者猎奇、追惊悚的心理博眼球来钱的道道,但是,一个个“民国史”的闪光点被打灭的前事并没有成了无良资本的前师,一堆堆的民国剧、民国范儿还是被生造出来,毛病在哪里?

民国剧要拍成什么样子,要把谁打扮成民国范,出资的无良资本是有决定权的,毛病都在他们身上。那么同样一类人趸出来的“民国货”也就大同小异。先看无良资本们出资拍摄的民国剧、民国电影的雷同处:首先,民国剧的镜头绝少会对准寒门小户人家,只对准豪门大户;其次,戏文里的豪门大户,哪个都是黑白通吃、官私有路的大拿、大能;两个,或者三五个这样的大户就能把一个县的所有事情摆平;但是,这些豪门大户绝不欺压良善,跨马、牵狗、领着奴才们下乡催粮逼债都是看不到的,戏文里交代得清楚:人家不是黄世仁!而且也没有穆仁智!抢男霸女的事情你也见不到。这样的民国戏里,阔佬和穷百姓和谐相处,两不相犯,大灾荒年还会施粥舍饭……那么,按着剧情,当年的共产党领着穷汉们打土豪分田地岂不是错了?共产党打天下应该不是为穷人求活路吧?民国没那么坏吧?看,这样的戏文在暗示这个!顺着这个暗示,共产党领着穷汉打天下有什么道理呢?阔佬们不欺负人啊……顺退下来,现在共产党治理中国的合法性有没有根据?

这就是很多民国戏剧情的暗示!如果说一两部民国戏是这样,那算偶然;三五部嘛,是巧合。问题是从2010年我开始注意民国剧之后,至少上百部民国剧都有这样子的剧情元素,那可就不对头了。这些民国剧的编剧导演如果不是受了什么统一的指挥,怎么生产出的产品有如许高的相似度?!这些民国剧的出资方,你们的用心何在呢?!戈培尔说过:“谎言重复一千次就会成为真理”,至少百部民国戏在每一集都重复同样的谎言,不“渡”出一大群果粉才怪!

这些民国戏中的豪门大户,在很多剧集里还成了抗御外侮的民族英雄;站在大门楼子的高台上,驳壳枪朝天一指,一声吆喝,家丁、长工、花匠、厨子,各色的长短家伙一举,嚎上几声“打打打”,就打日寇了。怎么看着都像是《水浒》里某些“大官人”领着庄客家丁上山落草。这些落草为王之辈,在剧情里还理所应当的是威震一方让日寇头疼的“角儿”。奇怪哦,鬼子的维持会、伪保长都是寒门小户的草民做了?

看,民国影、剧说了,有钱人抗日是有功的,后来土改,那是不是不够意思?民国影、剧,和抗日搅和在一块儿,就是这个光景。想想看,这些抗日民国戏要暗示什么?

还有一路民国影剧,国军居然也抗日,而且还是国共合作式的“和谐”抗战。这个么,历史上是有例子的,但是,这样的例子数不过两个巴掌。然而,这路民国剧都能数到十个以上,搞怪不?编剧和导演们怎么就不想想狼多肉少题材不够?认真地回看历史,国军搞摩擦,捅八路、新四军黑刀的勾当,数上三五十个不费事儿,然而,这样的黑剧,在民国剧、影里基本找不到,这是咋回事尼?怎么处处和军史拧着来、对着干呢?

这些民国剧,我可是记着“黑账本”呢!但是,二次下岗之后跑来跑去谋生存,那个时不时带在身上的“黑账本”丢了,心疼!逐个地把那些民国剧、民国影点名,多爽!

民国剧,需警惕!民国影视剧在干“历史虚无化”的勾当!

那么,该不该对这样的民国剧当头棒喝呢?应该。可是,以现在的情况看,应该的事情,未必是能办到的事。就如上的民国戏来讲,那是民营资本的一桩“买卖”,是人家的投资!是人家投资挣钱的道道,你张嘴喊打,是不是不给“民”活路?你是不是要压制民间资本、打击民间投资啊?!人家是在创造GDP,有功!人家是在活跃、丰富“误乐产业(误国产业)”!你是不是想当改革的绊脚石啊?!你该当何罪啊!?

这张虎皮一拉,哪个公权部门也要投鼠忌器!

民国热,热度来自果粉们深情拥抱,现在的果粉多,多如牛魔王身上的牛虱,有原因的,这是民国剧在天天生造呢!这是一桩“买卖”!既然是买卖,意识形态少来干涉,最好别来干涉!

无良资本趸出那么些民国剧其实是在屈折地表达自己的诉求:回到民国!回到民国做那种黑白通吃、官私有路、一户霸天、三两户均分一县的实力大户!可是共产党不允许!那么,我做些挖墙脚的事情可不可以呢?用钱砸出一路民国剧、民国电影给不愿动脑筋的看客们洗洗脑袋,让他们和自己一条心,都有个民国梦不好么?人心思民国,民国也就不远了!搞一点颜色革命嘛!民国了,咱们不就是真正的实力大户了?多好!

而且,民国时候,也是对洋人分外客气的年代,洋人们很怀念。虽说现在的洋人们在中国也算人上人,但是,共产党对他们还是有限制,怎么说也比不上民国。那么,就算、哪怕现在没有土生土长的“万元户”们给民国说好话,那些洋人们吸纳、重用的“大中华区总裁”、“执行董事”,也许、可能、大概、说不定会砸钱雇人精心操办,因为某些这路人对民国是有感情的!民国么,自然会“深入人心”!民国,想不热也难!

民国剧、民国书,都是用钱砸出来的,都是一桩桩的买卖。这些买卖最终的收获,就是挖塌红色中国的墙角,大意不得!以我的愚见,这,类同于制毒贩毒一样的黑色产业。那么,是不是该用对付制贩毒的思维对付一下民国热?这类买卖,是不是该严加管束了?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