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汕尾红色教育培训 > 资讯 > 李慎明:毛主席为什么让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李慎明:毛主席为什么让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05 2024-05

08:51

分享
来源:作者:

原编者按:本文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李慎明同志在2013年的一次讲课录音整理,现经作者授权发表,以飨读者。

毛主席把主要希望寄托在青年学生。他对身边工作人员说:

“这些群众主要是年轻人、学生,正是杜勒斯们寄托‘和平演变’希望的最年轻的一代。让他们亲身体验斗争的严重性,让他们把自己取得的经验和认识再告诉他们将来的子孙后代,一代一代地传下去,也可能使杜勒斯的预言在中国难以实现。”

毛主席还说:

“我考虑发动群众。我把批判的武器交给群众,让群众在运动中受到教育,锻炼他们的本领,让他们知道什么道路可以走,什么道路是不能走的。我想用这个办法试一试。我也准备它失败。”

1968年7月28日凌晨,毛主席紧急召见北京大学的聂元梓、清华大学的蒯大富、北京师范大学的谭厚兰、北京航空学院的韩爱晶、北京地质学院的王大宾等北京高等学校负责人谈话。

谈话从凌晨3时半开始,直到早上8时半结束,长达五个小时。毛主席最后说:

“现在学生的缺点在什么地方呢?学生最严重、最严重的缺点,就是脱离农民,脱离工人,脱离军队,脱离工农兵,就是脱离生产者。”

可能就在这个时候,毛主席认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些事情,直接从学生中培养接班人是不行的。

1968年8月8日,毛主席同中央文革碰头会成员及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吴德谈话指出:

“靠学生解决问题是不行的,历来如此。学生一不掌握工业,二不掌握农业,三不掌握交通,四不掌握兵。他们只有闹一闹……学生为人民没作什么好事,怎么能取得群众的信任呀?要二十年、三十年做了点好事,才能取得群众信任。干部统统打倒,怎么行……怀疑一切,打倒一切,是无政府主义……把工人、学生提上来,掌握了权,没有经验,几个月就变了,很不稳定。”

那该怎么办呢?毛主席思来想去四个月,到1968年12月他下了决心。他可能想到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所以想换一个角度。就好比我们的生活中,孩子不听家长的话,家长就找自己的亲戚朋友,让亲戚朋友跟孩子说一说。

毛主席是农民,他知道农民处在社会的最底层,在城市中父母温暖的怀抱里是培养不出接班人的,于是就让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让农民教育一下看看效果怎么样?所以这就有了1600多万知青上山下乡。(当然也有工业化受阻,城市青年失业的问题。)

毛主席这个时候可能也想到了,这些孩子到乡下会吃苦,甚至要吃大苦,可能要埋怨自己,甚至要骂自己,但是没有关系,为了打破杜勒斯兄弟的“和平演变”战略,他挨骂也认了。

从一定意义上来讲,杜勒斯兄弟创立了“和平演变”,毛主席创立了“反和平演变”,只是他们所服务的对象不同。他们所创立的各自理论,都在实践中较量着,甚至这种实践和较量是刚刚开始。

著名油画家吴冠中曾说过这样的话:

“艺术只有两条路,小路,娱己娱人,大路,震撼人心。100个齐白石抵不了一个鲁迅。”

齐白石画小鱼小虾是自己高兴,让别人高兴,如此而已。而鲁迅特行独立,那么多人骂他,但他仍然坚持,不愧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他走的就是人生大路。

我是普通人,有时我就会想,“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我确实非常崇敬鲁迅,要学着他走人生大路,不要怕人骂,怕人说,为多数人,为普通老百姓,为党和社会主义,尽一点自己的心意。

如果我们姑且承认资产阶级的精英政治观点,那么既然是精英,就要尽自己的责任,不要把自己混同于普通老百姓。

目前,有“五大安全”问题值得我们高度警惕。一是经济,特别是金融安全;二是社会。随着经济下行,社会群体性事件会增多;三是周边安全;四是中华民族的基因安全;五是以互联网霸权为背景和工具的意识形态安全。

从一定意义上讲,在这五个安全里,意识形态安全最重要。只要在观念上对了,在想法上对了,那么前四个安全问题都好应对。

我有一本小册子,这本小册子的一开始是这么说的:

“伟人毛泽东虎气雄风、一世坚强,但人们往往忽略了他柔情似水、忧患如山的另一面。有人说,他晚年是哭死的。此话可能有点偏颇,但也确实反映了主席的晚年心绪、心境和心结。毛主席晚年常在泪水中生活倒也是事实”。

毛主席哭得最厉害的一次,极有可能是1975年7月28日。先是小声抽泣,接着嚎啕大哭。值班的大夫着急了,因为这是主席做了白内障手术第5天。医生说,本来不让你看书,还非要看,看了还哭,眼睛要看坏了。

主席在看什么呢?是南宋陈亮的词——《念奴娇·登多景楼》。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

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

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

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

凭却长江管不到,河洛腥膻无际。

正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

小儿破贼,势成宁问强对。

“今古几人曾会”,有几个人知道我内心的所思所想呢?

“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朝廷的官员只考虑自己的小家庭过好日子和个人升迁,谁在考虑河洛?

“河洛”就是中原大地,就是谁在考虑北宋失去的土地上老百姓在受苦受难呢?

毛主席担心将来中国的广大老百姓吃苦,但是很多人却不理解,甚至很多人还在抱怨,根本听不进去。他觉得他很孤独、无奈、无助,所以突然在陈亮的词里找到了知音。他的思绪一下与700多年前的陈亮连到了一起。这个里面有他的担忧、无奈、无助,还有点委屈。所以,一下子泪水如大闸开启,奔流直下,一泻千里,大声痛哭起来。

这本书中还说:

“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绝不仅仅是个人和家庭的私事,共产党人特别是高级干部的世界观涉及党和国家变不变质、老百姓受不受苦的天大的事。党的高级干部队伍中若多几个亿万富翁,我们的党、国家和民族就必然少几个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家特别是思想家,极而言之,还可能加快我们党轰然倒塌的步伐。”

即使认为人的本质是自私的,但我们也决不能走苏联的路。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有一个幸福的晚年,希望自己的子孙后代生活在一个长治久安的中国。从这个自私的角度讲,我们也绝不能走苏联的路。如果走的话,那么下场比苏联还惨。为什么?因为苏联资源丰厚,人又少,人文素养比我们高。为了研究苏联解体,我到俄罗斯去了几趟,深深感受到这一点。

所以,在这个时候,人民民主的本质、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就是人民来负责,依法治国的同时不要忘记以德治国。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尽了这个责任,就是你的德。如果大家都不尽心,将来走了别的路了,我们自己的子孙后代吃苦受难,就会像现在的叙利亚、利比亚、伊拉克一样,动荡不安,甚至战乱。那个时候,我们的子孙后代就会戳着我们的脊梁骨说:爷爷奶奶,你们当年都干了些什么呢?

所以说,有一个好的世界观,是一个人毕生的巨大财富。我们要认真改造世界观。只有大家都尽点心,党、国家、民族才能好。

精神产品可以影响很多人。如果这个里面出现伪劣产品,那就会误人子弟。如果把整个价值观都改变了,那就正好迎合了人家。所以我们一定要有高度负起历史责任的责任感、责任心。

我是个小人物,我写的这些东西,包括今天我给大家做的汇报,对也、错也、功也、过也,都愿意接受历史的检验。

cache
Processed in 0.0107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