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新闻频道 > 校(院)头条 > 彭湃:始终坚守革命理想信仰何典范

彭湃:始终坚守革命理想信仰何典范

20 2024-07

15:46

分享
来源:作者:吴继金

彭湃:始终坚守革命理想信仰何典范

吴继金

理想是精神支柱,信仰是行为的动力。毛泽东曾经说过,人是要有-点精神的。邓小平指出:“为什么我们过去能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奋斗出来,战胜千难万险使革命胜利呢?就是因为我们有理想,有马克思主义信念,有共产主义信念。”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够成为一支摧不垮、打不烂的坚强队伍?靠的就是坚定的革命信念和立场。

钟敬文曾说,彭湃是“一个生死于理想的人”。这位被毛泽东称为“农民运动大王”的中国农民运动领袖,因理想而走上革命道路,为信仰而浴血奋战,在领导海陆丰农民运动的过程中,浴血奋战,乃至流血牺牲。可以说彭湃是一位为理想而生、为信仰而死,始终坚守革命理想信仰的典范。

一、为信仰浴血奋战

著名作家巴金曾说过:支配战士行动的是信仰。为了信仰,他能够忍受一切艰难痛苦,而达到他所选定的目标。在领导海陆丰农民运动的过程中,彭湃虽然屡遭失败,彭湃虽然屡遭失败,饱受挫折,但政治信念坚定,革命意志从不动摇,以一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大无畏的革命态度,为着实现心中的理想而浴血奋战,乃至流血牺牲。血对死亡威胁,彭湃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 “为了我们的子子孙孙争得幸福的生活,就是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也是在所不惜的。”正因为对信仰的坚守,对理想的不懈迫求。彭湃“开辟了这十年来农民革命历史的头一篇”,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县级农民协会。倡办了第一所农民运动讲习所,建立了中国第一个苏维埃政权(海陆丰苏维埃政府)。

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真理,承载与人类对理想社会的迫求。顺应着无数人对于美好未来的渴望。彭湃曾在1923年谈到他的马克思主义信仰,他指出:“我从前是很深信无政府共产仁义的,两年前才对马氏(即马克思——引者)发生信仰,年来的经验,马氏我益深信。”在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下,彭湃早年在日本时就与共产主义小组接触过,常学习和探讨社会主义学说,学习过马克思的著作和有关社会主义的著作。他虽然没有加入共产党,但认识到要救国就要走社会主义道路,走俄国十月革命的道路。施复亮后来回忆说:彭湃在1921年5月回国之前(3、4月间),我代表留日中国共产党小组和他作过一次长谈。他的主张是:中国是农民占多数,中国的革命要依靠农民。他强调农民运动,对工人运动似乎重视不够。据我所知,他对农民运动的重视比我们任何人都早。他对党是表示支持的, 但跟党的的意见不完全一致。他当时还没有加入留日中国共产党小组。

1921年,彭湃回国后在广州市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后又在海丰发起组织“社会主义研究社”“劳动者同情会”。彭湃发表在《新海丰》上的《告同胞》一文,比较系统地阐述了他当时的立场、 思想和观点,一针见血地揭露资本主义财产私有制度的不合理,批判了当时的国家、政府、法律等等,都是封建地主、资产阶级、官僚豪绅等组织和制定出来的东西,都是他们用以对付和压迫工农群众的工具,是工农群众丧失自由民主、遭致贫困、落后愚昧、任人奴役的原因所在。因此,必须毫不留情破坏这个不合理的政治制度,连同他们的国家和法律,而用一种新的制度一社会主义公有制来取代他。在《告同胞》中,彭湃对共产主义进行了深刻的阐释,他指出:所谓共产主义者,就是社会上存在的一切事物都为整个社会共有,每个人可以根据的自己的能够为社会尽可能的做贡献,也可以理所应当地获取自身需要的物品,任何人不得把共有变为私有,我们要从根本上废除私有财产。"关于社会主义的认识,彭湃认为:“社会主义是对社会全体的改造,不应该只是改善社会的一部分。因此,社会主义并不属于个人与宗族主义,而是全社会的主义,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彭湃

同情贫苦的农民,关心农民疾苦,他认识到目前农民的困苦和农村贫富悬殊的状况,全是不合理的经济制度所使然。“贫者耕不得食,织不得衣,造成屋宇而不得住;富者则反闲游无事,毫无生产而衣食住自足,此无他,资本主义之经济组织一私有财产制度有以致其然也。”他说:“人类之痛苦,是由于经济制度所造成。所谓富者良田万顷,贫者无立锥之地。这种阶级之悬殊,使少数人享福而大多数人不得温饱,因此要解放全人类,就必须起来推翻不合理的经济制度,建立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

彭湃的理想是在中国建立一种公正合理的社会制度,他的信仰是工农群众当家作主。受压迫被剥削的工农群众必须翻身,这是不容怀疑的真理。他焚烧了属于自己的田契,把土地还给农民,深入农村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他组织农民协会,开展减租减息。他领导武装斗争,从事土地革命。这一切都是为农民谋利益,让农民当家作主。据李克农(即李劳工)的回忆:“我问彭湃道:‘你是信奉社会主义的吗?还是社会主义的一派?’彭答道:‘社会主义我是相信的,其中马克思派我是深表同情的。’我又问道:‘你们办这个农会不是本着马克思主义? ’彭答道:‘现在农会用不着主义二字;不过我们所奋斗的,是注重目前农民的痛苦,要之我们不是叫农民来曲就主义,我们是采取一种主义去帮助农民。'”接着便谈了许多农民所受的痛苦,并拿出统计表来说明存在问题的实况,以及农会解决这些问题的主张、办法和对策。在农会成立大会上,彭湃有意问道:“农友们!天下怎么才会太平呢?”当时,台下众口一词地大呼:“我们的彭湃当皇帝!天下就太平了!”面对农民们这种传统的期盼救世主的心态,彭湃说道:"彭湃不能当皇帝,天下从此不能有皇帝,我们农友真正当家作主,天下才会太平!”彭湃领导革命不是为了个人的权势、名誉和地位,而是让农民得实利,当家做主人,并且依靠自己的力量去争取本身利益和解放。

彭湃的好友李春涛曾说:“彭湃性格有一确为我们所不能及处,就是事愈困难他愈硬干。”为了追求理想信念,彭湃确实是不怕任何困难的,有着战胜任何困难的大无畏精裨和一往无丽的勇气。1918年,彭湃赴日本早稻田大学学习政治经济学,资料中有此记叙---彭湃对友人说:“我选定此专业,为的是将来研究我国政治与经济,秉志改革。”1921年,彭湃带着信仰毕业回到家乡,他说:“有信仰还不够,我们要努力去做实际运动。”“我们赶快觉悟,赶快结合,赶快进行!我们赶快将新社会现在我们的眼前! ”1922年5、6月间,彭湃作了这样一首短诗:“这里是帝王乡,谁敢唱革命歌?哦!原来就是我。”在领导海陆丰农民运动中,彭湃总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同为广东省农民协会常务委员,对彭湃工作非常熟悉的罗绮园(易元)指出:“指挥没有训练过的农民作战是比较困难的事,然而只要当指挥的人肯站在前头,农民总是死都追随着你的。彭湃同志之所以深得农民信仰,固然处处为着农民阶级利益,而且在斗争中,他更不避艰险。1925年他领导广宁农民与地主斗争,1926年他又亲自到花县指挥农民与民团作战”,“无不亲临前敌,为群众先锋”。罗埼园的这个评价是中肯的。在国民革命军东征、南征的斗争中,在镇压商团、杨刘反革命叛乱的斗争中,在支援省港大罢工、封锁香港的斗争中,都可见彭湃率领各地农会或农军作为前驱英勇奋战的场景。

 

二、为真理敢于担当

坚持真理,敢于担当,不计较个人的利害得失,不仅体现了共产党人的政治勇气,而且也是坚信并掌握马克思主义之精髓的政治表现,因为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的真理,又是科学的信仰。“在马克思主义耶里,信仰是与社会理想内在地联结在一起的。”理论联系实际,实事求是反映了追求真理、尊重真理的理性精神。“共产党不靠吓人吃饭而是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理吃饭,靠实事求是吃饭.靠科学吃饭。”坚信马克思主义,就是坚信真理的力量,坚持正确的路线,敢于担当,敢于抵制错误思潮,实事求是,将革命引向胜利。

在彭湃身上,不仅洋溢着坚持正义、追求真理的高尚情操和品质、而且还表现在能够排除各种阻力、敢于作为、敢于担当的行动上。彭湃出身于广东省海丰县有名的地主家庭,他投身革命首先面临来自家庭的阻挠和反对,亲友的责难和不理解,他的母亲曾贵问他:“祖宗无积德,就有败家儿。想着祖父艰难困苦经营乃有今日,倘如此做法,岂不是要破家荡产吗?”据彭湃自己说:“我家里的人听说我做农民运动,除了三兄五弟不加可否外,其余男女老幼都是恨我刺骨,我的大哥差不多要杀我而甘心。此外同族同村的人.都是一样地厌恶我。”加之同族或邻居,见彭湃不去谋官或经营家业.还整天去农民中动员农民反抗,都觉得他不求上进,自甘堕落,因此都瞧不起他,甚至讥讽、指责他。但这一切都没能动摇彭湃革命的决心.他认定家里的财产是剥削和压榨农民的罪证,应该退还给农民,他当众烧毁了全部田契。即使是朋友也不理解彭湃。当彭湃去从事农民运动的时候,和他接近的朋友们“都是站在反对的一边”。他们说:“农民散漫极了,不但毫无结合之可能,而且无智识,不易宣传、徒费精神罢了。”彭湃毫不气馁,正如他自己所说:“幸而湃的决心是十二分坚决的,遂把这个形单影只的我,送到农村去做单独的奋斗。”至于那些土豪劣绅,更是用种种卑鄙手段对他进行打击、嘲讽和压制,说彭湃因为被撤了教育局长的职,得了精神病,疯了,他说的话是疯话,他做的事是疯子做的事,不能相信。正如彭湃自己所说;随着农会的和发展,“田主恨之者日多,往往起以为难",“已有扑灭之野心,“唯彭始终不屈,恨之者固去如何也”王德在《彭湃同志传略》中也说:“他的伟大,不仅在于他轰轰烈烈地开展了农民运动,也不仅在于他在东江十余县组织了近二十万的农民,而是在于尚在一九二一年的时候,他即单身匹马,排除一切困难、讥笑、谣言(如地主说他发神经病,农民初时对他的怀疑态度等等),抱着钢铁一样的决心,来从事农民运动——中国民族独立解放的中心问题之一。”

彭湃当时仅是一个社会主义青年团员,并不是中共党员,不能得到中国共产党的直接指示,而是完全靠他单枪匹马,把海丰农民运动发动起来的。正如瞿秋白在为《红色海丰》一书写的序言中所说:他回到海丰后,“从此便将自己的一切完全贡献给了农民运动”。那时“他在得不到省委任何指示的情况下,一直坚持在海丰工作,直到一九二四年”。这也说明了彭湃坚持真理,敢于作为、敢于担当的优秀品质。

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彭湃对任何有损于广大群众和革命利益的言行都进行毫不留情的批判。有一次,他的老师林卓存对他说:“我与你是师生之分,我是你的先生,你是我的学生,情分本是很好的,为甚么你在报纸上骂我呢?”彭湃答道:“这是笑话了! 违背了大多数民众的利益,就是大逆不道,即父母也不理三七二十一,何况师生情分!”

在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的一次例会上,国民党右派分子、时为广东大学校长的邹鲁说:“农民有了农民协会组织,不但要求减租,连租种沙田的佃户也抗缴广东大学沙田附加捐,致使广东大学经费受到影响,农民运动的矛头不应该指向政府当局。”针对这一发言,彭湃详细论述了广东农民生活的苦况,指出止减租农民难以生存,沙田佃户如再缴纳附加税,将使生活陷于绝境 孙中山认为影湃说得有理。彭湃坚决反对一切妥协主张,即使是革命导帅孙中山也不例外,他曾当面讪笑过孙中山对农民政策的不彻底。有一次.住国民党中央执行

委员会的会议上,彭湃认为,农民交租不起,要求减租是正当的,政府应支持农民的减租运动。当时孙中山插了一句:“农民既然交租不起,何不另谋别业?”彭湃当即直接驳道:“农民之依靠土地有如鱼之附水,水涸鱼枯,岂能另谋他窟?”会后,谭平山对彭湃说:“我们对总理发言从未敢似你如此直率地顶回去。”

不仅如此,他也公开反对当时中共党内的妥协者。彭湃一贯主张实行彻底的土地革命,没收地主土地。他很不满当对党内一些同志在农民土地问题上采取退守的路线。当时中共的主要领导者之一张国焘不同意“没收地主土地” 口号,主张改为“没收五十亩以上大地主的土地”,并在党的会议中获得通过。但在广东大地主极少的情况下,此项政策施行的结果仍是“耕者无其田”。对于这样的妥协纲领,彭湃历来都不同意,在几次会议中他都反时张国焘的意见,说:“起义军一路上没有实行土地革命,没有分配土地,主要是张国焘、谭平山不主张实行土地革命的缘故。”共产党内一些同志也曾讥笑“没收地主土地”的提议,说:“这种提议自身就犯着幼稚病,因为我们还在政治革命的时代,还没有到社会革命的时代呢!”彭湃坚决反对。在国民一大时,他见到瞿秋白开口就说:“这样子算什么?……如其说这便是社会革命,我便主张要社会革命好了!”

蒋介石制造“中山舰事件”后,公开迫害共产党人。对这种突然事变的到来,中共中央既缺乏精神准备,也没有应付的经验。中共广东区委认为:这一事件表明国民党的新右派已经抬头,并篡夺了军权,转向反革命,开始打击共产党所领导的革命力量,应该坚决进行反击。当时,在中共广东区委内,态度最坚决、最鲜明,坚决主张反击国民党右派的就是彭湃。赖先声在回忆中说:“彭湃同志是最心直口快的,他在区委破口说:’国民党在工农群众眼里不过是一具死尸,我们为什么还背着死尸走呢!’这话最为沉痛。”瞿秋白后来提及此事时也说:“1926年3月20日蒋介石在广州政变的时候,彭湃同志就说,国民党对于农民、工人已经成为腐烂的死尸了,农民是要求自己的政权的。他这样的说,当时的中央还大大骂了他—顿呢!”表明了彭湃敢于斗争、敢于担当、坚持真理的勇气。

 

三、为理想乐观向上

马克思曾说:“如果我们选择了一项为全人类福利而分动的事业,那么我们将不会为各种重负所压倒,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将不再是一点点自私而又可怜的欢乐,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革命需要付出代价,需要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需要血与火的斗争, 这不仅需要坚强的意志,还需要藐视一切艰难困苦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不思牺牲的大无畏的勇气。对投身革命的彭湃而言,理想让他对革命前途充满信心,信仰支配着他行动的力量,这让他超越了清苦、其至是艰苦的生活,能够忍受一切艰难、痛苦,使他的人格联力表现乐观向上。

具有正能量。在彭湃那里,为理想而奋斗是幸福的。为大多数人谋利益的革命行动是快乐的。哪怕条件再艰苦,环境再恶劣,工作再辛苦,甚至在流血牺牲面前,也充满着高度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在艰苦条件下,在穷山僻壤的军旅转战中,就是吃一顿简单的山多尼(一种野果),在彭湃那里,也充满无穷乐趣。一次,彭湃主持召开中共东江特委会议时,没有吃的东西,只有一桶山多尼。彭湃笑着对大家说:“没有什么招待诸位,今日随便办个“多尼”宴 吧! ”怕大家难以下咽,他还吹嘘这种山野果的价值:“这种多尼果,味道挺好,简直是一种山珍。”大家也打趣,说既然是难得的山珍宴,何不吟诗一首呢。彭湃便即席作山歌一首:“山多尼,红又甜,革命战士最喜欢。即日尝遍荒山果,明朝迎来幸福天。”为了明天的幸福,今天的吃苦,是值得的,对革命者来说算得了什么?南昌起义军行军途中,天气越来越热,战士们的眉头也越皱越紧,大家谁也不吭声,路上一片沉闷。忽然,后面传来一阵悦耳的歌声:“莫烦恼,莫烦恼,大家合起来,打倒地主佬。田仔乐哈哈。田公哭吵吵。分米分屋又分地,千家兴,万家好!”闷气顿时烟消云散,激发了革命热情。

彭湃对同志充满热情,即使在革命遭到挫折、处于低潮时,对革命始终充满必胜的信心。徐向前曾回忆道:“他(彭湃)的声音宏亮清晰,充满了革命的热情和必胜的信心。……他很勇敢,打仗不怕死,群众说:只要’彭菩萨’在,我们就不怕。”1923年“七五”农潮之后,农会被解散,农民运动转入地下,革命受挫,但彭湃并没有因为斗争中出现的曲折而灰心、退却。他认为“农会虽被摧残,然农民经此次之经验阶级的认识益加鲜明”。他对革命的未来更加充满信心,认为中国的内乱就是撒布种子的机会”。汤坑之役失利后,感到失望,情绪消沉,而彭湃依然是快乐的。他向起义军指出:“汤坑之役失利,我军稍有损失,这没有什么了不起.农民群众还是支持我们的。根据刚接到的报告,海陆丰三十万农民已起来响应我们。”南昌起义后整编的红二师与广州起义的部队改编的红四师在海丰会合后,彭湃高兴地握住红四师师长叶镛的手说:“南昌起义诞生了红二师,广州起义,又诞生了红四师。现在,我们已有了两支红军队伍,两个铁拳左右开弓,互相支援,一定能干出一番事业,苏维埃的红旗一定红遍东江、红遍广东、红遍全中国! ”在海丰县苏维埃政府召开庆祝两军会师的欢迎大会上,彭湃发表讲话:“广州公社的建立,在革命史上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虽然仅存三天,但已经震动了全中国,震动了全世界! ”他还指出:“今天我们在这里打土豪,分了田地.建立了工农兵自己的政权。但是,敌人是不会甘心的,敌人正在千方百计地企图推翻我们的政权,我们的任务就是保卫红色政权。”当他讲到广州起义的失败时,激动地说:“这不算什么,虽然失败了,但我们是光荣的失败。我们共产党人,从来不计失败,不畏困难,失败了再干,跌倒爬起来,革命总有一天会成功的。”彭湃的讲话.句句打动听者的心坎,使大家添了无限勇气和信心。彭湃坚信革命必胜.坚信一定证够推翻反动统治,建立全国的苏维埃政权。这话他在迎接围攻捷城胜利的将士时就说过:“第一个苏维埃政府郊迎十里算什么,将来南京、北平解放,在北平开大会的时候,几百里、几千里也要欢迎呢。”

惠来暴动失败后,国民党反动派更加紧时惠、普、潮和大南山地区进行“清剿”,并实行对大南山区的严密封锁,企图以此来困死红军。在这艰难的日子里,红军战士、赤卫队员和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常常断炊,要靠吃野菜充饥。分散在密林深处的伤病员因缺医少药,受尽伤病的折磨。一些革命意志不坚定者因吃不了苦而逃离了革命阵营。能坚持战斗的队员越来越少了。有的同志产生了急躁情绪,不愿再过隐蔽生活,要求打出去,与敌人拼个死活,为死难同志报仇。“吃一堑,长一智。”彭湃在实践中认识到盲目冲动的危害,他不允许同志们冲动行事,遇到这种情况,总是耐心地向同志们做说服工作:“英勇作战不怕牺牲的坚强意志是很可贵的,我们也不惜有代价的牺牲,但是,我们不能让自己的水平仍停留在猛打猛冲的阶段上”,“我们要学会适应环境,保存革命力量”,“情况不要多久就会改变,我们党将不断成熟,革命将不断发展,而敌人,他们是注定要失败的”。

即使被关进淞沪警备司令部的监狱,在牺牲的最后关头,彭湃仍然表现出高度的乐观主义精神,笑对死神的到来。监狱的折磨,并没有动摇彭湃的意志。他和其他战友一道把监狱当作新的战场,仍然努力地在狱中做党的工作,积极向狱内群众和狱内兵警宣传革命主张正是由于他们的积极宣传和抗争,使“愁苦惨淡的狱中,一变为激昂慷慨的沙场”。彭湃等人在写给党中央和周恩来的信中写到“我们在此精神很好。兄弟们不要因为弟等牺牲而伤心,望保重身体为要。”张纪恩在回忆彭湃牺牲时的情况时说:“彭湃押在龙华镇的淞沪警备司令部看守所二弄。我后来被捕也关在那里。在二弄的房子里,画有一条龙。老难友说这是彭湃画的。画时彭湃同志很乐观地说,我快要上 天了。他很喜爱画画,在开会时他常用香烟盒子来画画。”在最后的牺牲时刻,赴刑场前,彭湃走过一个囚徒的身边时.还把自己身上外面的一套衣服脱下来,送给了那位战友。他慷慨激昂地向士兵及狱内群众作了最后的赠言,与战友们齐唱着《国际歌》,呼着口号出了狱门,临刑前,面对着刽子手的枪口,彭湃高呼:“打倒国民党蒋介石!”“中国红军万岁! ”“中国共产党万岁! ”神态自若,视死如归。

四、为主义不畏牺牲

著名烈士夏明翰在他的就义诗中说:“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革命烈士方志敏曾说:“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因为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革命烈士为了主义抛头颅、洒热血,其力量源泉就是马克思主义信仰与对共产主义的不懈追求。因为马克思主义既是科学的真理,又是科学的信仰。“其学说中具有人们可能通过自己的有限的人生不懈追求达到不朽的方式和驱动力,具有鼓励人们不断超越自我、趋于'至善’的精神力量。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也常常被称之有也必主义信仰,这是因为马克思主义将共产主义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未来,作为一切进步的人们有限人生的无限价值之体现。在马克思主义那里,信仰是与社会理想内在地联结在一起的。”

为了共产主义信仰,彭湃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随时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当少年彭湃表现出来强烈的反抗精神,而成了海丰地主豪绅的眼中钉时,彭母为此忧心忡忡,“即劝湃敛迹,勿滋多事”,彭湃确理直气壮地对母亲说:“此事反对豪劣,言正言顺,生死何足关系?”早在日本留学期间,彭湃痛打卖国贼;为了鼓励同胞,破指血书“勿忘国耻”四字,寄回海丰县学生联合会。“东京警署内排日派的中国留学生‘黑表’上,遂有了彭湃的姓名。”甚至,连彭湃因鼻窦炎住院动手术期间,也有两个日本“刑事"(便衣警察)“陪同”,但彭湃丝毫不畏惧。1927年蒋介石悍然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量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在腥风血雨的残酷斗争环境中,有的人退缩了,有的人叛变了。但彭湃毅然继续投入战斗,与反动派作斗争。面对国民党通缉,彭湃毫无惧色,还多次进行公开演说,痛斥国民党残杀工农群众的罪行。他说:“国民党怎样残杀我工农群众,远的可不必说,我们在海丰是可以看出来的:指使民团保安队屠杀革命群众,烧屋抢产”,“在湖北被他杀了万余人,在湖南广西广东也给他杀了数万人”。同年6月,彭湃在南昌参加方志敏与缪敏的婚礼,即席题词:“拥护中央政策,方缪双方奋斗到底;努力加紧下层工作,准备流血牺牲。”为勉励战友,也表达了自己随时准备为革命牺牲的决心。

1929年8月24日,彭湃因叛徒出卖被捕,被关押在上海龙华监狱。在审讯现场,彭湃公开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并慷慨陈词,追述了自己 从在海陆丰从事农民运动起至在海陆羊建立苏维埃的经过,痛斥了国民党背叛革命、制造白色恐怖的罪行。据周恩来《彭杨颜邢叫同志被敌人捕杀经过》一文说:“二十七日下午复开审,审问历四五小时。问至彭湃同志,有人出为证明,彭湃同志公开承认。问官询其经过历史,彭同志慷慨而谈,历时一点多钟,从未入党以前在海陆车做农民运动起,直谈至在海陆丰建立苏维埃的经过。当谈至在海陆丰惩办反革命时,彭同志向审问官抗声说道:似你们这班反革命党,我们在海陆丰不知杀了好多,你现在不必再问了.将我枪毙好了 。”面对死亡威胁,他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 ”国民党反动派妄图通过肉体上的摧残,使彭湃低头。他们对彭湃施以酷刑,以致他竟因此而晕死过去达九次之多,弄得手足俱折、身无完肤。但是,彭湃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并没有屈服。他给自己爱人许冰的遗嘱中写道:“从此永别,望妹努力前进。兄谢你的爱!万望保重!余言不尽!”信短情深,字字千钧,表现了一个共产主义战士宁死不屈、视死如归的彻底革命精神!

应当指出的是,彭湃不仅自己舍身忘己.为信仰赴死,而且他的家人也为中国革命出生入死,英勇牺牲。彭湃对信仰的坚持和毅力,改变了家人,使他们也成为这一理想的支持者、追随者和奋斗者,从此几代人为他所选定的信仰前赴后继,走上革命道路……连同他,大革命时期彭家共有7位亲人英勇就义,其中6人被追认为烈士, 最大的35岁,最小仅有17岁。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理想信念就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钙”,没有理想信念,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重温彭湃的事迹,缅怀和追寻彭湃的革命精神,首先就是要学习他的革命思想与对共产主义理想的不懈追求,效仿他为理想而浴血奋斗、为信仰而献身的精神。今天,坚定理想信念的任务依然艰巨地摆在我们面前,只有理想信念放在思想建设的首位,引导党员领导干部坚守共产党人精神追求,才能带动全民为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而奋斗。

cache
Processed in 0.0124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