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湃画传

22 2024-03

15:46

分享
来源: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作者:赵菲

彭湃|惊起骇浪,

“去冲刷黑暗社会的污泥浊水”


彭湃(1896—1929),广东海丰人。1922年6月创建全国第一个农民协会,7月在广州创办农民运动讲习所。党的五大当选中央委员,参与领导南昌起义。1927年11月建立中国第一个工农兵政权——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党的六大当选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28年11月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同年任中共江苏省委军委书记。1929年1月任中央军委委员、中共江苏省委常委。8月24日因叛徒出卖被捕,30日牺牲于上海龙华,年仅33岁。

怀鸿鹄志消苍生苦

“留取丹心照汗青”

广东省海丰县,位于我国的南海之滨,北依崇山峻岭,南临万顷大海。1896年10月22日,彭湃诞生在海丰一个富庶的地主家里。彭家拥有“鸦飞不过的田产”,在当地成为数一数二的富裕人家。彭湃曾这样自述:“我的家庭在海丰县可以算做个大地主,每年收入千余石租,共计被统辖的农民男女老幼不下千五百人。我的家庭男女老少不上三十口,平均每一人有五十个农民做奴隶。

广东省海丰县彭湃烈士故居

8岁的彭湃在林祖祠小学遇到当时的进步人士林晋亭老师,在他的讲述和教导下,彭湃对文天祥的以身殉国、林则徐的为国销烟都崇敬不已。那时的彭湃,就把“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名句作为自己的座右铭。

1957年,海丰人民为了纪念彭湃烈士,将海丰中学改名为彭湃中学,建校于五坡岭

少年已知家国忧。彭湃的少年时代,正是在中日甲午战争后,不断蚕食、瓜分中国的时代,满目疮痍的故土上,百姓颠沛流离、熬煎于水火之中。而故乡海丰因山多田少、土地贫瘠,面对帝国主义的掠夺和连年的军阀混战,农民“终日在地主的斗盖,绅士的扇头,和官府的锁链中呻吟过活”。幼年在祖父的行铺玩耍,彭湃见到乞讨的人就吵着要大人分东西给乞丐;11岁时看到佃农交租的苦情,当场喊出“不要交租”的惊人之语。正因为有这样的情怀积淀,青年彭湃才在言志诗中发出了“愿消天下苍生苦”的宏愿,坚定地为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

枕戈待旦遍寻真理

终得“赤心报国”的明灯

1917年6月,怀着寻求救国救民真理、振兴民族的赤胆忠心,彭湃登上了出国的海轮。赴日留学期间,他改名彭湃,“以激励自己像浩瀚的大海那样汹涌澎湃,去冲刷黑暗社会的污泥浊水”。

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存的彭湃照片

因天资聪颖、努力好学,彭湃于翌年9月考入著名的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科。日本早稻田大学是西方政治经济学说传入日本的窗口和集散地,彭湃在这里涉猎了各种政治学说,包括各种社会主义学说,进行对比思考选择,寻找救亡图存之良方。彭湃曾对同学说:“我选定此类专业,为的将来研究我国的政治经济,与同道者一起,竭尽全力,秉志改革,方不负远涉重洋,到此求学之初愿。”

1919年,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失败,日本政府则在5月7日中国国耻日这天庆祝,而当天以“罢学归国”表达愤怒的中国学生被抓捕并迫害。志士的鲜血,刻骨的国耻,使彭湃悲愤交加,回到寓所他立即咬破手指,在一幅白绢上写下“毋忘国耻”四个鲜红的血字,寄给故乡海丰的学生联合总会,以激励青年们爱国求荣的壮志。

1920年,彭湃和李春涛等同学在日本发起组织了“赤心社”,图为赤心社成员合影

此时的中国,是在黑暗中挣扎、国将不国的中国。为了寻找照亮中国的那盏明灯,他在日本遍读经典,比照思考。最终,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让他看到了马克思主义救中国的希望和可行性,他开始如饥似渴地系统钻研马克思主义。1920年他在日本组织发起“赤心社”,提出“以《共产党宣言》为母本,以苏俄革命为先声,赤心报国,匹夫有责”,主张“要解放全人类”。

开蒙启智点亮星火

“漫天撒下自由种”

1921年5月,彭湃回国后开始传播马克思主义,此时的他早已是海丰进步青年们熟悉和崇敬的对象。彭湃立刻将他们团结起来,学习马克思主义,探讨中国革命问题,并组织成立了“社会主义研究社”。社员们走进工厂、商号宣讲世界工运的发展形势,到集市上向农民讲解生活与地租问题。这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思想的种子,第一次撒播进海丰工农群众的心田。

彭湃借教育局长之职传播马列

10月1日,彭湃就任海丰教育局长。他在办公室大客厅的墙壁上,挂了一幅他亲手画的一米多高的马克思画像,而他居所的墙上也贴了一副醒目的对联:“漫天撒下自由种,伫看将来爆发时”。

彭湃决心以教育为阵地,培育革命的种子。他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革新教学内容,发展乡村教育,创办女子学校,提倡体育运动等等。同时他还身体力行,兼任海丰中学等中小学校的美术课,教学生画马克思、列宁的像和攻打冬宫的图画,培养学生的革命思想,让80%都写不出自己名字的农民们知道教育为何物。

得趣书室

而他的“得趣”书室也经常有三五成群的学生前来谈心,彭湃都热情欢迎、赤诚相见,让学生们叫自己“湃哥”,最好是叫“同志”,还专门把“同志”这个新鲜的名词解释给大家听。

1922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彭湃组织全县各校学生举行纪念游行,师生们敲锣打鼓,高呼“劳工神圣”的口号,从海丰的大街小巷里穿过。声势之浩大,震动海丰。很快彭湃被撤去教育局长的职务,“县中所有思想教新的校长教员们纷纷的下台了”,他“从教育入手去实现社会的革命”之梦想破灭了,彭湃发现身后可依赖的力量中竟没有一个工农。

建农会得千人同心

“采取一种主义去帮助农民”

早在早稻田大学学习期间,彭湃就开始认识到唯有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救中国。同时他认为中国是农业国,农民占80%之多,社会革命要发动和依靠农民。

从事农运时的彭湃

他毅然谢绝了当官的锦绣前程,背叛了家族的期望,在1922年6月,义无反顾、孑身一人走进乡村,走到苦难深重的农民中去。彭湃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十二分坚决的,遂把这个形单影只的我,送到农村去作单独的奋斗。”

彭湃开始革命宣传的地方

他想方设法退去富家子弟和知识分子的高贵深奥作派,摘下白通帽,带上尖顶竹笠,脱下鞋子,光着脚板,带着农民最爱的旱烟筒,踩着乡间里泥泞不平的小路,走到农民中间去,与农民打成一片。田埂间终日的风吹日晒,将那个风度翩翩的大学生变成了一位瘦削、精干的农民青年。彭湃还将文雅的语言和书面术语翻译成俗话,在行人歇脚的大榕树下,有时先表演魔术,有时用留声机播放唱片,有时教牧童唱民歌,吸引了很多来往农民,然后再将革命道理用喜闻乐见的形式告诉农民。

六人农会铜像

在走进乡间宣传革命一个月之后,终于有5个人愿意与彭湃并肩作战,“六人农会”成立了,这也是中共农会的雏形。彭湃对此兴奋不已,在当天的日记里写道:“成功快到了!”在彭湃和农会的努力下,来听宣讲的农民越来越多,彭湃用深入浅出、句句在理的分析,不厌其烦地开导教育还在徘徊观望的农民:“我们加入农会,即是联合的过河,手握手的进行,如一个跌下河去,就手握手地接起来,所以农会是互助扶助,亲如兄弟的机关。”1922年10月,赤山约农会成立,这是一个开始运用马克思主义来团结、教育和组织农民的新型农民组织。

弃富庶身家如蔽履

“站在大多数人的利益去奋斗”

彭湃的战友李劳工曾忆述他第一次见彭湃,问:“你们办这个农会是不是本着马克思主义?”彭湃表示他信仰马克思主义,同时强调:“要之,我们不是叫农民来曲就主义,我们是釆取一种主义去帮助农民。”

彭湃在开展农运的时候,办了一间农民医药房,凡是农会会员就诊免费,凭会员证买药仅收一半药费

彭湃越深入农民,他与他的地主家庭之间的沟壑就越深,他的大哥因此向他提出分家。彭湃则将自己分家所得的田契,亲自送给佃户,佃户们不敢要,彭湃便把他们召集到距自家大宅百米开外的广场上,当众烧毁了田契,并告诉他们:“耕者有其田才公平,从此一升一谷不必担还给我。”台下成百上千的农民沸腾了,心中燃起了革命的烈焰,还有对眼前这位与自己富庶出身相向而驰的彭湃的信任。彭湃还地给农民,让耕者有其田,却将自己变成一个无产者,决绝地开启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农村变革结合的伟大实践。

(摘编自《彭湃画传》,赵菲著)


cache
Processed in 0.0075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