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债歌-彭湃

15 2024-07

21:45

分享
来源:作者:

抗债歌

债欠多,田割无,

地主佬来上山讨。

讨呀,讨无钱,

牵猪剥鼎真惨凄。

大人想去死,

郎仔哭啼啼。

地主收租食白米,

耕田之人饿走死。

土豪劣绅来压迫,

匪军又来抢,

穷苦农民真惨凄。

一年到头食唔饱,

镰刀放落瓮生丝。

俺大家团结起,

土豪劣绅来压迫,

敌人敢来抢啊,

共同合力刣死伊!


简评

这是彭湃写的一首号召穷苦农民团结起来闹革命的歌谣。歌谣真实地呈现了穷苦农民在统治阶级压迫下“镰刀放落瓮生丝”的贫困,以及“耕田之人饿走死”的悲惨生活,反映了穷苦农民在地主逼债时那种被“牵猪剥鼎”的辛酸凄楚,深刻地揭露了地主阶级的罪恶,是穷苦农民对“吃人肉”“喝人血”的统治阶级的血泪控诉。彭湃号召所有穷苦农杼奋起反抗,“大家团结起"来闹革命,对地主、土豪劣纬,以及各种敌人进行“抗债”运动,为了美好生活把敌人“共同合力刣死”。

其时,由于官府的腐败、土豪劣绅等的盘剥,加上田租的上涨,穷苦农民所种粮食在上交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以及被高利贷资本、商业资本的盘剥后所剩无几。穷苦农民往往入不敷出,就连简单再生产也维持不了,正是“镰刀放落瓮生丝”,愈过愈潦倒。到后来,穷苦农民不得不变卖祖辈遗产,典当仅存的家当,以求得最基本的生活支出。许多穷苦农民家庭到了后来,为了生活不得不含泪典妻卖儿用来抵债,有的甚至把自己卖了当“猪仔”。由此可见,在那个“人吃人”的社会,债如雪球般越滚越多,直把穷苦农民往死路上逼,生活极为悲惨。

在如此重重压迫之下,摆在穷苦农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起来反抗闹革命,要么等死。彭湃深刻认识到,如果千千万万的穷苦农民同胞团结起来闹革命,将会是一股强大的力量。1921年9月1日,他在《新海丰》创刊号上发表了《告同胞》,里面直言贫富悬殊的状况:“少数特权阶层田园阡陌、危楼大厦,贫者无立锥之土” ; “贫者耕不得食,织不得衣,造成屋宇而不得住。富者则反闲游无事,毫无生产,而衣食自足”。


最新更新
cache
Processed in 0.00775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