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汕尾红色教育培训 > 资讯 > 70年代外汇宝贵,他竟然申请外汇去炒期货,周总理居然批准了

70年代外汇宝贵,他竟然申请外汇去炒期货,周总理居然批准了

27 2024-02

14:55

分享
来源:作者:

70年代外汇极为宝贵,他竟然申请外汇去炒期货!

更不可思议的是,周总理居然批准了!

而且,最后还赚了30亿!

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美元与黄金脱钩。

他知道后,马上打了份200字的报告,向周总理申请外汇,去炒期货……

总理看后,只批了一句话:

“请(李)先念同志支持,要多少钱都可以给。”

这位“想拿多少就拿多少”的人,就是李强。

能被总理如此信任,因为他是我党少有的“天才”。无师自通,一学就会……

当年上海起义,缺武器——他光凭自学,就造出我党第一颗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手榴弹。

中央“特科”缺电台——周总理建议他改行无线电,他就从零学起,研制出我党第一部电台。

组织送他到苏联学习——结果人家学着学着,从学员学成了教员。

就是他,破解了美国独创的“菱形天线”技术,论文震惊苏联科学界,李强也成为苏联无线电七大专家之一。另外六大专家都是老先生,要么头发比列宁少,要么胡子比马克思多,就李强一个年轻人。

当毛主席出访苏联时,亲自点将——问李强“愿不愿改行搞外贸?”

于是老李人生豪迈、从头再来——改行当起了外贸部副部长兼驻苏商务参赞。

并亲自操盘了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技术转移工程——156工程。

为了落实156工程,李强跟苏联外贸部耗上了,几乎每个工业部门都被他砍过价——价格砍不下来他还通过私交,请苏联某些高官帮忙”砍一刀“。

老李凭着这种”拼多多“精神,舌战老大哥的各路官员和专家,斗智又斗勇,一一落实每个项目的选址、产品方案和型号、设备交付、安装进度、还有苏联专家培训等庞大而繁琐的工作。

从鞍山钢铁公司到长春汽车制造厂,从西安、吉林、丰满电站到重庆、汉口肉联厂,从坦克厂到飞机厂,从武汉长江大桥到北京广播大楼,都在李强审核过的图纸上拔地而起。

可,好景不长……

中苏蜜月结束后,苏联人马上逼债,催我们立即还钱。

除了朝鲜战争卖给我们的军火钱,还要偿还156项目尾款……

此前中国用矿产和农产品抵了30亿卢布,但苏联人声称我们还欠他9000万。

这次又是李强挂帅,领导查账小组对账目一一清算。

这个价格比合同上高,降价!……

这个设备根本没运来,不算!……

这玩意怎么比资本主义国家的还贵,没听过全网最低价、买贵补差价吗?

就这样在莫斯科的谈判桌上,李强熬过上百轮的谈判互撕,连苏方都不得不承认,李总说的很有道理,竟然无法反驳。于是,9000万尾款不仅一份不用给,苏联还倒找我们几千万卢布的设备。

有李强这样的“天才”,门门精通还总能给你意外的惊喜,毛主席、周总理能不信任吗?

说回来李强申请外汇,要在国外“投机倒把”,李强那也不是单枪匹马。

这个操盘团队称得上“将星云集”——周总理拍板、陈云坐镇、李先念拨款,李强操盘,外贸部办事,中联部保打听,堪称“无敌舰队”。

这要不赚钱那才有鬼了!

光做空美元这一项,我们就实现了教科书级的黄金大抄底。

高兴的李先念边个保密条例都放下了——李副总理后来在人民大会堂碰到李强,忍不住点赞,并当众夸奖:“你们干得不错,赚了30多亿美元。”

1973年的30多亿美元!

要知道前一年,就是1972年,中国的出口总额也才36亿美元,他们这次创造的利润,相当于八亿人民辛辛苦苦攒起来的出口总额,而且赚的还是纯利……

此前外国商人一直给我们下绊子埋地雷,我们一进入钢材市场,钢材价格就飞涨,我们一进入粮食市场,粮食价格也飙升。

光薅资本主义羊毛不刺激,李强决心要给资本主义炒家上上课。

老李决心,这次不把你们华尔街大亨的裤衩子赢下来,我经济课算体育老师教的!

还是在1973年,由香港华润公司负责放风,我们要卖出大量白砂糖,换汇之后买化肥。关键这俩东西的总价格还对的上,看起来挺像回事的。

然后国际市场砂糖价格暴跌,化肥价格猛涨……国际游资准备狠宰我们一刀,殊不知高明的猎人都是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李强让外贸部赶紧抄底砂糖,顺便出货化肥。

华尔街那些大亨们这才反应过来,砸砂糖盘的钱已经赔了,但高位建仓的化肥不能亏……

于是死抱着不出手,一直等到我们动用化肥战略储备,完成国内当年种植,这帮国际游资才割肉离场,这不跑要被套到明年!

看化肥价格踩踏式暴跌,李强又赶紧让外贸部采购。这下不仅补齐了战略储备数额,完成了当年的化肥采购任务,还在砂糖一项大赚,等于白捡了47万吨白糖。

47万吨=4.7亿斤。当时是计划经济时代,城镇人口每月有2两白糖配给。

4.7亿斤能够满足5.1亿城镇人口的年度白糖配额,但当时占绝大多数的农村人口并没有这多么配额,姑且就算李强这笔白糖生意赚了全国8.9亿人一年的白糖配额,功德无量、甜到忧伤。

外资好像一直不知道中国有“战略储备”这个东西。

到2008年,国际四大粮商在中国高价扫粮妄图制造饥荒。

结果被中储粮小露一手,几乎无尽的储备粮投放市场,四大粮商沦为高价帮我们清理陈粮的大善人!李强这么赚钱,有一个人坐不住了。

谁……香港船王包玉刚。

老包也是爱国商人,多年来为大陆输送了很多紧俏物资。

他也是靠着共和国的生意,才能荣登“世界船王”。

但老包有点不服气,他自诩资本雄厚、手眼通天,在世界各地都有内线熟人,为啥赚的远没有外贸部多?

后来包玉刚在香港遇到李强,向他请教生意经。

“你们窝在消息闭塞的北京,情报怎么比我的还准?”

李强看老包也是自己人,索性公开他的“阳谋”——他专门有一个“价格小组”,组员都是我国计委、银行、纺织、轻工、商业等部门的菁英。他们坐在一起测算全球各类商品的产出、消费、贸易情况。其实这是计委的本行,他们每年下达全国生产任务。

用现在的话说,价格小组就是一群人脑大数据处理中心。

得出的交易措施都是算出来的,不是靠什么内幕消息……

包玉刚听的直摇头,学霸的世界不是我能仰望。

在李强的领导下,价格小组每星期开会,研究如何赚钱、赚大钱。

到1975年,外贸部在香港设立了专门机构进行期货贸易,在李强给国务院的请示报告中写道:“驻港机构同时也经营现货交易,但不经营股票和房地产买卖。”

看到没!什么是智者仁心,什么是合格的共产党员。

赚钱的同时,还怕影响香港市民生活,虽然炒楼和炒房在香港投资少见效快,但咱们不赚这个钱!

参考资料:中共党史人物传:精选本——隐蔽战线卷李强

cache
Processed in 0.0211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