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汕尾红色教育培训 > 资讯 > 你不知道,其实你有多认同马克思——马克思忌日的随想

你不知道,其实你有多认同马克思——马克思忌日的随想

-

08:33

分享
来源:作者:

你不知道,其实你有多认同马克思

——马克思忌日的随想

白  野

一百多年前的3月14日,一个伟大的革命者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他就是被誉为“千年思想家”的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卡尔·海因里希·马克思。

只要稍微经历过正规教育的人,对马克思这个名字都无比熟悉,不少人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还只是在上幼儿园的幼童。但是,虽然这个名字家喻户晓,他的学说也举世闻名,但真正了解他的主张的人却是少之又少,不少人在小学知道了马克思,在中学的政治课上知道了马克思主义,但直到大学毕业,也许却连马克思的一篇文章都没有完整地阅读过,更遑论了解他的主张了。

那么,人们是怎么了解马克思的呢?一言以蔽之,就是道听途说。虽然马克思的著作早已全部翻译成了中文,并且已经达到了百度一下就能找到的程度,但有趣的是,大多数人们却还是从第三者的讲述中了解马克思,这些讲述者有的能够精准的反映马克思的思想,但更多的却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歪曲,以讹传讹之下,他们口中的马克思早已面目全非,乃至于到了与真实历史上的马克思大相径庭的程度。

这些歪曲者的目的是什么,虽然我不好推测,其实也无非是愚蠢与邪恶两者之一或兼有,而这种歪曲所造成的结果却是十分的有趣。这种有趣在于人们一方面用各种不同的文学和艺术形式将马克思曾经说过的话语与论证出的结论广为传播并深以为然,另一方面人们又不知道这些内容其实不过是对一百多年以前的马克思的话语和结论的鹦鹉学舌,一些人甚至一边对马克思的主张深以为然,另一边又因为子虚乌有的污蔑而咒骂马克思,可笑又可悲。

当一些人感叹自己穷不是因为“人生导师”们所说的懒惰而是因为自己的家庭就不富裕的时候,他们可能不知道马克思早就说过:“农奴曾经在农奴制度下挣扎到公社社员的地位,小资产者曾经在封建专制制度的束缚下挣扎到资产者的地位。现代的工人却相反,他们并不是随着工业的进步而上升,而是越来越降到本阶级的生存条件以下。工人变成赤贫者,贫困比人口和财富增长得还要快。”

当一些人在感叹自己自己被工作掳走了青春,夺走了健康,压榨着喜悦,湮没着快乐,留给自己的只是生活的艰苦和差错,不知道在坚持什么什么的时候,马克思其实早就明确地说过随着资本主义的诞生和壮大,劳动“已经失去了任何自主活动的假象,它只是用摧残生命的方式来维持他们的生命。”

当一些人感叹老板在以“你们拿了我多少钱就该给我办多少事”的时候自己恨不得立刻停下手中的工作,因为他实在是觉得自己的工资对不起自己的劳动的时候,其实这不过用身体真切体会到了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是什么罢了。

当一些人感叹自己作为一个上班族还不如监狱中的囚犯生活的幸福的时候,其实马克思早就在那部经典的《共产党宣言》中写道:“现代工业已经把家长式的师傅的小作坊变成了工业资本家的大工厂。挤在工厂里的工人群众就象士兵一样被组织起来。他们是产业军的普通士兵,受着各级军士和军官的层层监视。他们不仅是资产阶级的、资产阶级国家的奴隶,并且每日每时都受机器、受监工、首先是受各个经营工厂的资产者本人的奴役。这种专制制度越是公开地把营利宣布为自己的最终目的,它就越是可鄙、可恨和可恶。”

当一些人痛苦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改善自己的生活的时候,其实马克思早就喊出了那声振聋发聩的怒吼:“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为一切的努力与奋斗指明了方向。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但因为歪曲者的努力,很多人都不知道马克思说过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更不知道该如何躲避种种陷阱。他们以为只要努力上班就可以改变一切,却发现上班越来越累,工资却越来越少。他们以为股票可以实现自己的暴富梦,却发现永远是一买就跌,一卖就涨。他们购买各种各样的课程,希望能够看清“小趋势”从而实现财务自由的梦想,却发现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他们寄希望于各种天花乱坠的理财,最终却因为爆雷而身无分文,成了名副其实的“韭菜”。他们中的一些人,作为一个健全的人来到这个世界,却最终不明不白的就陷入了绝境。

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这个爆发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心脏——美国的经济危机,瞬间就席卷全球,随之而来的,是持续至今的灾难与动荡。而以往那些在衣冠楚楚的专家口中全知全能的新自由主义,也没有显露出任何的自我调整能力,反倒是将危机推波助澜,令其扩散到了整个人类世界。

当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再次袭来,欧美国家的人们才发现,马克思的幽灵从未消失,只要资本主义存在一天,他的每一句话就仍旧有着戳穿一切虚假的力量。于是,马克思又火了,《资本论》又畅销了,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讨论起了马克思主义。在这种火热中,有些人害怕了,他们一方面恐惧自己所编织的谎言被拆穿,另一方面又恨透了马克思,于是我们看到,近些年,马克思的墓穴不止一次遭到破坏。行凶者们无法反驳马克思的观点,也无法解决马克思所指出的种种问题,最终只能通过损毁马克思的坟墓来释放他们的龌龊与猥琐。

但有意思的是,在东方的华夏大地上,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马克思主义国家,这个国家的年轻人却仍旧对马克思知之甚少,他们因为误解而排斥,因为误解而疏远,因为误解而厌恶,在自以为了解的假象中远离了真正的力量之源。他们中的有些人,甚至还会发出令人觉得悲哀的反问:“看这个有什么用?”

当然,这并不能完全怪他们,因为他们并不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他们是受害者。而真正的始作俑者,那些歪曲者背后的势力庞大的金主们,才是真正的恶,他们会为了50%的利润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甘冒杀头的风险,为了300%的利润践踏一切人间法律。他们看上去强大,但却也始终处于恐惧之中,他们恐惧的,是马克思的火爆,他们恐惧的,是《资本论》的畅销,他们恐惧的,是《国际歌》再次被人们想起,他们恐惧的,是他们长期以来所污蔑和否定的事物得到人们公正的评价。正如马克思所说的:

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

cache
Processed in 0.01835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