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汕尾红色教育培训 > 资讯 > 武工队不是游击队——敌后武工队的误读之二

武工队不是游击队——敌后武工队的误读之二

-

17:22

分享
来源:作者:

武工队不是游击队

——敌后武工队的误读之二

  

很多载体说武工队就是游击队,甚至有将其归入民兵组织的。这还真的不能算错。因为在很多地区的很多时候,由于许多游击队性质的敌后小部队也称武工队,甚至有些村子的民兵,只有几杆独撅枪,也借着武工队创下的威名号称武工队,而也从来没有谁说过他们不能这么叫,遂使这二者被混淆,弄得很难分的清楚。但至少在《敌后武工队》表现的冀中,在五一大扫荡之后,在为开辟新区和恢复老区而组建的武工队,也就是长篇小说《敌后武工队》中所表现的武工队,与游击队的区别是老大去了。

武工队不是游击队——敌后武工队的误读之二

图1  历史版的武工队在河北定县城外打伏击

一是活动的地区不同。游击队一般活动在游击区,武工队则基本活动于敌占区。游击区有一定群众条件,有我党秘密政权可以在夜间活动,有可以回旋游击的余地。而在敌人的“确保治安区”,敌我力量对比悬殊,几乎男女老少都被敌人组织起来了,像什么“防共自卫团”、“防共青年团”、“防共妇女会”、“防共儿童团”等等,而我之组织则全部破坏。武工队刚刚进入敌占区时,追杀他们的,并不像文艺作品表现的那样只是少数的汉奸,而是几乎所有被敌伪组织起来的各种防共组织的一般群众。只要他们在哪个村一露头,哪个村的男女老少就一起上阵,又敲锣又叫喊又追捕。在这样的环境中,别说开展游击战,连立足都十分的困难。而这样的情况,在游击区是基本不存在的。

二是组织形式不同。游击队有受县委领导的,有受区委领导的,也有受军分区领导的,还有自发的,而武工队全部是受军分区政治部领导。

三是人员的构成不同。游击队的队员是可以放手征召的,人员越多越好,只要愿意参加,一般是来者不拒。武工队的队员则都是在具备长期实战锻炼有高超杀敌技能的敌工、锄奸、侦察等专职干部和主力兵团的连排长、战斗骨干中精挑细选的。在冀中,往往是部队优秀的排长、班长才能在武工队当个队员,而在冀南,则往往是作秀的连长、排长才能进武工队当个队员。按彭德怀在《武工队的组织与斗争》中的要求,“所有人员,均须有较高的政治质量,真能担负宣传、组织、武装斗争三位一体的任务。”考虑到敌后工作的环境,每支武工队的人数都极有限,多控制在二十人上下,小的武工队不足十人,如果人数再多,则分成若干小队或分队,开展活动时基本以三五人一组,绝少全队集中。

和游击队相比,武工队的成员更精悍。而这里说的精悍,主要的还不是他们的武艺如何,不是他们手里的家伙如何,不是他们游击作战的经验如何,主要的是能不能准确掌握党的政策。说到政策二字,大概是许多时髦的网民与愤青观众最不待见的,以为这又是大道理了。如果谁这样认识,那绝对是百分百地错了。中共领导下的武工队,它最最犀利的武器,就是能够准确地掌握对敌斗争的政策与策略,没有这一点,那就不是共产党的队伍了。对于远离根据地独立在敌占区活动的武工队员来说,准确地掌握政策,会做敌伪军工作,会做群众工作,会写标语传单,会组织开会演讲,这是比使用二十响更看重的武艺。这是他们的使命要求的,也是武工队之所以能够在敌后之敌后那样艰苦的环境中有所作为的法宝。而如此高标准的军政素质,并不是每一名游击队员都具备的。

四是主要任务的不同。游击队有打仗的任务,而武工队则没有打仗的任务。不论晋察冀、晋冀鲁豫、山东、晋绥,还是八路军总部,都不仅没有将打仗作为武工队的任务,反而还一再强调武工队不是游击队,不能过分地刺激敌人而忘记自己主要的工作。彭德怀、刘伯承等都曾反复强调武工队的任务是政治进攻,不是军事打击,不能作无谓牺牲,罗瑞卿还曾批评过一些对武工队任务不熟悉的军分区领导,“有些地区把武工队当作游击队去使用,过于强调其武装的运用,而忽视了它的主要任务是开展对敌政治斗争,是不对的。”为什么不对呢?不仅因为武工队的任务是规定为政治进攻而非打仗,还因为其活动地区敌强我弱的态势限制了他们,如果非要这么干,则无异于自杀,而这,显然不是八路军所提倡的。

大凡隶属于军分区的武工队,其所配备的近战兵器在当时是相当棒的。不论队长队员,都是双枪。有的是两支短枪,有的是一长一短,而短枪基本是手枪中的大哥大——盒子炮,长枪则既有相对短小便于隐蔽携带的骑枪,也有抗战时比较罕见的冲锋枪。另外,结合平原地区的特点,多数情况下,武工队还配有当时尚属奢侈品的自行车每人一辆。以曾经担任支队侦察科长和武工队领导的刘流创作的小说《烈火金钢》为例,书中描写的武工队,共22人,其中正副队长是每人两支盒子炮和一支护身的撸子,20名队员,是每人一支盒子炮和一支四四式骑枪。有兴趣的从网上找一找军教片《地道战》看看,注意一下那片中表现的真假武工队,看看队员都是怎样的装备——两大件,即三八式骑枪、长苗盒子炮,这是与事实相吻合的。实际上,武工队每个小队(10人左右)都还有冲锋枪和轻型掷弹筒的配备。笔者访问过一名曾在武工队战斗过的老者,他说他们武工队组建时虽只有11人,却配备了德国造盒子炮13支,山西造仿汤姆逊冲锋枪4支。

不打仗,那对他们的实战经历要求那么高、武器配的那么强干什么呢?要知道,武工队的工作环境是敌占区,是全没有根据地支撑的敌人的后方统治中心,你不找敌人打仗,可敌人是不会允许你在他的县城里在他的模范治安村里搞宣传贴标语开会演讲的,是不会允许你动不动就到他豢养的走狗家中杀人索命的,他要找你打你的呀。实际上,在敌占区里,敌伪对武工队的围捕是远比任何一支游击队所遭遇的都更残酷更惨烈的。身上没有点功夫,没有几件家伙,当敌人对你实施捕杀时,你就空着两手老老实实等敌人来绑你杀你吗?再说了,在敌占区锄奸,杀一儆百,也和根据地公安局的镇反不同;在敌占区搞宣传,做演讲,也和今天的慰问宣传不同,它是经常会伴以激烈的战斗的。所以,武工队的家伙,就像刘伯承说的那样,不是用来打仗的,是用来为政治进攻提供保护的。

武工队不是游击队——敌后武工队的误读之二

图2  神剧版的武工队一身洋装在装逼

有些人和我讨论,说既然武工队是以政治进攻为主,那不就是卖弄嘴皮子的吗?其打仗的功夫肯定不如游击队。错了。说这话的人大概将武工队的政治宣传想象类比成居委会大妈走家串户防火防盗的宣传了。不是的,远远不是的。由于其所处环境的险恶,他们所进行的政治工作,却远没有那样轻松,也远不是有些人想象的那样光说不练的。给伪军官或其家属上一次政治课,往往便会有短兵相接的遭遇战斗;在伪政权的大门口上刷一回标语,可能要面对十倍百倍的敌兵的围捕;深入虎穴锄掉一个汉奸,则无不伴随着激烈而残酷的打斗;改造一个两面政权或帮建一个秘密支部,又不知要经历多少回合的血腥较量,其惊险程度,却是比一般游击队的军事行动更紧张更富传奇色彩的。就因为这,武工队单兵及分队技战术水平,也是一般的游击队员所不能与之相比的。

彭德怀、刘伯承等所说的不打仗,是不主动找敌人硬碰硬地对打、大打,而不是说遭遇敌人围捕时也不还手也不动家伙。再说了,政治进攻的主要内容,就包含打击伪政权和铲锄汉奸,而若想达成这样的任务,也不全靠说服教育,小规模的袭击、伏击,则几乎是家常便饭,只是他们不会像影视中那样的打法罢了。

就以冯志曾任分队长的冀中九分区武工队来说,比如奔袭保定南关火车站,比如智取乌马庄炮楼,比如痛歼津南鬼子勤农队,比如火烧小站稻米仓等等,都是采取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的奇袭手段,连一发子弹都没多打,连一根毫毛都没伤到,便达成了作战任务。该武工队从1942年五一大扫荡后组建,到1945年抗战胜利后撤销,前期活动在伪河北省会保定周边,后期转战至日军驻防重地天津城外,创造出惊人战绩,却从始至终没有一人牺牲也从无一人重伤。

再以由后来的开国少将张世盖任队长的冀南四分区武工队来说,该队包括队长政委在内共22人,在以广宗县为中心的冀南四地委所属区域内,镇压土匪,铲锄叛徒、座探、特务,打击小股活动的敌伪,恢复形将挎掉的支部,摧毁伪大乡、保甲制度,没收烧毁良民证,取得赫赫战果,令敌伪谈武色变,可从武工队组建到完成任务后撤编,22个人竟然连一个轻伤也没有。从这两个例子既可看出其斗争策略的得当与作战技能的老练。要是象影视中表现的那个打法,在华北敌占区那样的地方,我看用不了十天,他们一个也别想活下来。

cache
Processed in 0.0076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