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的人品

23 2024-03

08:40

分享
来源:作者:

1933年6月,鲁迅先生曾写下了一首名诗《悼杨铨》

岂有豪情似旧时,

花开花落两由之。

何期泪洒江南雨,

又为斯民哭健儿。

杨铨(1893—1933),字宏甫,号杏佛,著名的进步人士、经济学家、社会活动家,1933年6月18日他被国民党特务暗杀于上海。

“杨案”激起了全中国进步力量的怒火,上海知名人士几乎都来参加了杨杏佛的葬礼,北平、武汉、广州等地也来了不少代表。

但在哀悼杨杏佛的人群中,唯独不见胡适。

作为中国“新文化运动”旗手,杨杏佛的旧同窗、老相识、“老战友”的胡适居然溜了,从上海溜去日本开会了。

现在的胡适俨然成为了民国大师楷模,也是公知们奉若神明的精神领袖,在一些人的吹捧下,胡适脸上的脂粉越来越厚,这也算是一种“美颜”吧。

且不说什么“风骨”,就说说他在“杨案”前后的品行。

杨杏佛,江西清江县人(樟树市),祖籍玉山,生于扬州。

早年留学美国哈佛大学和康奈尔大学,获机械工程和工商管理学士学位。

1919年回国任汉冶萍煤矿会计科科长。

后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中央大学)任教。

1925年,任孙中山先生秘书,随孙中山北上。

1927年,北伐前后在上海参加革命工作。

南京政府成立后,负责国府招商局。

1928年任中央研究院总干事。

他跟胡适是康奈尔大学校友,与任鸿隽,梅光迪并称为“四俊”。

回国后,四人选择了不同的人生方向。

胡适致力于新文化运动,声称不参与政治,杨铨参加革命运动,任鸿隽钻研科学(上海图书馆馆长),梅光迪专攻学术(任浙江大学文理学院院长)

四人当中,以胡适最为出名,杨杏佛次之。

杨杏佛是一位有学历、有阅历、有地位、有着一腔爱国热血的知识分子。

1931年,“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于日寇铁蹄之下,杨杏佛四处奔走,呼吁抗日。

1932年,十九路军在上海与日寇展开血战,杨杏佛组建了技术合作委员会,为十九路军提供支援,再建立战地医院,救治伤兵,不怕日本人的任何威胁。

杨杏佛除了怕老婆之外,是一位真正的猛士。

中国民权保障同盟

杨杏佛和胡适从美国回来后,两人曾因私事闹过别扭。

杨杏佛夫人是赵志道,她的弟弟是上海《申报》主笔,富家小姐,也在美国留学,她比杨杏佛大四岁。

杨杏佛与赵志道在美国的合影,左为同学任鸿隽

两人回国结婚后,杨杏佛惧内比较厉害,赵志道还曾在学校门口公然用脚踹过杨杏佛,把学生们都给惊呆了。

她甚至花钱请锁匠配了杨杏佛办公室抽屉的钥匙,想找到他跟别的女人的情书,却一无所获,但她仍然我行我素,再加上婆媳问题,天天鸡飞狗跳。

杨杏佛后来受不了,写了《不自由,毋宁死》发表在《申报》上,公开宣布要跟老婆离婚。

蔡元培,吴稚晖劝说无果,最终由法院判决离婚,条件为杨杏佛所有收入分给前妻一半,两人分开后反而客客气气了,

杨杏佛去了北平一段时间,他得到了一位女士的帮助,她是财政部司长秦汾的夫人,两人来往频繁。

胡适对这种事颇有兴趣,就在北平捕风捉影传闲话,说杨杏佛和秦夫人有染,以此取乐。

这些传闻同时伤害了秦汾夫妇和杨杏佛。

杨杏佛找胡适算账,胡适却嘲弄杨杏佛开不起玩笑。

胡适自己也吃喝嫖赌,但别人却不能开他玩笑。

这些风花雪月的私事就不提了,说正事吧。

导致杨杏佛被暗杀的就是“中国民权保障同盟”这个组织。该组织主要宗旨是“抗日救国”。

它的具体行动是:抗日、反蒋、反军阀、捍卫民权。

在国际上与他们呼应互动的是爱因斯坦、罗素、罗曼.罗兰等名人。

1932年12月,同盟在上海成立,宋庆龄为主席,蔡元培为副主席,杨杏佛为总干事。

收费:每年三块大洋,团体优惠价,不限国籍。

1933年1月17日下午4时,上海分会在亚尔培路中央研究院成立。

主席为蔡元培,执委:蔡元培、宋庆龄、杨杏佛、鲁迅、林语堂、邹韬奋,胡愈之等人。改组后的上海执委还有郁达夫、洪深、沈钧儒、王造时等人。

“中国民权保障同盟”成立后,搞得有声有色,宋庆龄、蔡元培、鲁迅等人还曾到德国领事馆怒斥纳粹迫害欧洲进步人士,轰动一时。

虽然同盟声明是一个非政党的组织,但蒋介石的刀早就握在手里了。

北平分会

1933年1月,杨杏佛前往北平组建分会,计划中还有汉口、广州、成都等地的分会。

同盟的宗旨和规章是公开的,要加入就要遵守。

但胡适是来沽名钓誉的,而且还是个“无间道”。

胡适在1月27日对记者表示:余昨日会见杨先生,虽因人多时迫,未得详议,但不久或可成立北平分会。

北平分会成立后,执委共有九人:胡适、蒋梦麟、成舍我、陈博生、徐旭生、许德珩、任叔永、李济之、马幼渔。

胡适为主席,会员还有张奚若,陈衡哲(任鸿隽妻子)等24人。

北平分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南京发电报,要弹劾下令杀害《江声日报》总编辑刘煜生的江苏省主席顾祝同。

蔡元培在上海响应,要求严惩顾祝同,蒋介石就把这烫手山芋推给了汪精卫,汪精卫又推给于右任的监察院。

当宋庆龄、蔡元培、杨杏佛等人在上海召开抗议顾祝同的大型记者招待会后,作为弹劾发起者的北平分会主席胡适却反水了。

胡适探听到蒋介石根本无意处理顾祝同,并对“同盟”极为恼火,胡适就对《字林西报》大谈什么“政府权”,替顾祝同洗地,讨好老蒋。

鲁迅一眼就看穿了胡适的“二五仔”本色,写了一诗讽刺胡适,其中有一段:

能言鹦鹉毒于蛇,滴水微功漫自夸。好向侯门买廉耻,五千一掷未为奢。

“五千”,是指胡适拿了何键的“五千大洋程仪”,到湖南长沙演讲,替何键滥杀无辜的行为洗地。何键估计要听哭了,“我怎么不知道我也是民权捍卫者?”

拿着“中国民权保障同盟”这块金字招牌捞取巨额收入这种事,但凡要点脸的民国大师都干不出这种事,而胡适却干得出来。这算哪门子“风骨”?

1933年“三八妇女节”当晚,宋庆龄在上海参加“国民御侮自救会”成立大会,她在演讲中号召:

一、全国军队北上抗日,全国军费只供抗击日军使用,全国飞机北上抗日。

二、武装全民抗日,发放枪枝。

三、保障民权。

四、援助东北义勇军,救济东北难民。

五、抵制日货,严惩奸商。

杨杏佛也在会上讲话,还有律师吴迈。

蒋介石大发雷霆,这不就是反对他围剿红军吗?

蒋介石不敢杀宋庆龄,难道还不敢杀杨杏佛?必须给“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一点颜色看看。

北平分会的任务则是营救被关在牢中的左翼人士,并曝光国民党的残酷手段。

胡适代表同盟去看望囚犯,当时,老虎凳、辣椒水、皮鞭、还有用铁刷子刷皮肤等酷刑天天都在发生。

1933年2月11日,北平犯人已将酷刑秘密纪录下来,托人带出,发表在《中国论坛》,宋庆龄、蔡元培、鲁迅都在为受刑者大声疾呼。

结果胡适从监牢出来对媒体表示,他对里面情况大体满意,说自己还用英语跟囚犯交流,犯人们个个无拘无束,没有受到任何酷刑。

不足之处在于,屋小人多,饭菜不佳,供暖不足,光线不足,不能看书读报,有待改进。

胡适的“调查结果”等于打了同盟一个耳光,如果他所言为真,那么宋庆龄、蔡元培、鲁迅等人岂不是在造谣?

胡适是叛徒!他把所有人都卖了。

当天跟他一起去监牢的还有杨杏佛和成平两人。他们看到的,听到的,跟胡适完全不一样。

宋庆龄、蔡元培向北平发了两封电报,要求胡适更正声明。

胡适反咬一口,说别人不尊重事实。南京对胡适的言论极为满意。

3月18日,蔡元培请会员到上海八仙桥开会,决定开除胡适会籍。

开除胡适的决议全票通过,登报通告。

但对胡适来说,“开除通报”就是他给蒋介石的“效忠书”,蒋介石也一定会回报他的。

暗杀杨杏佛

胡适要飞黄腾达了,但杨杏佛却要死于非命了。

暗杀杨杏佛方案由国民党秘密组织“蓝衣社”制定,戴笠负责。

下手之前,社会上就流传着一张《钩命单》:

军政界的有李济深、张发奎、程潜、陈友仁、胡汉民、吉鸿昌等。

知识分子有鲁迅、杨杏佛、田汉、茅盾、胡愈之、王造时等。

《钩命单》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恐慌。

据沈醉后来交代:

戴笠最初方案是在华界刺杀杨杏佛,但蒋介石认为在防范严密的租界杀掉杨杏佛,才能起到恐吓作用。

杨杏佛从北平回到上海之后,蓝衣社特务就盯上了他,掌握他的出行规律,具体刺杀行动由赵理君负责(后来的军统行动科科长)

刺客共六人,赵理君住在法租界霞飞路俄国大饭店,其它成员住在迈尔西爱路,六人事前发誓“不成功,便成仁”,逃不了就自杀。

6月17日,是预定的动手日期,但中央研究院门口巡捕房警车来往频繁,赵君理将行动时间改为6月18日。

6月18日上午8时左右,杨杏佛带着14岁儿子杨小佛在亚尔培路331号中央研究院门口上了汽车,杀手们分三面围了过来,乱枪齐射,杨杏佛紧紧伏在儿子身上,身中数弹,司机重伤。

研究院对面的“汉利汽车行”俄国职员贝科克在枪声后,跑到现场,开车将杨氏父子送往广慈医院,9点20分,杨杏佛停止了呼吸,杨小佛逃过一劫。

6月20日,杨杏佛在上海胶州路万国殡仪馆成殓,宋庆龄、孔祥熙、鲁迅、洪深、王云五、刘海粟和交通大学校长黎照寰、清华大学理学院长叶企荪、商检局局长蔡无忌等人前往吊唁。

孙科、宋子文、朱家骅、吴铁城、何香凝等人送来花圈。

入殓由蔡元培主持,他泣不成声,难以畅读悼词。

杨杏佛前妻赵志道以未亡人身份携家属答礼。

7月1日公祭,7月2日下葬。

在上海的名人只要与杨杏佛身上有过交情,几乎都到场悼唁,吴稚晖还送了一百大洋的白包。

安葬时,前往霍必兰路永安公墓的送殡小汽车多达数十辆,执绋者为孔祥熙,吴稚晖,彭学沛等人。

有人扬言要在葬礼后杀死鲁迅,但鲁迅还是去了,而且出门不带钥匙。

胡适却无影无踪,人不来,花也不送。

杨杏佛被杀当日,胡适就在上海。但他不久就搭乘“日本皇后号”游轮去日本参加一个会议去了。

胡适真的非去日本不可吗?要说忙,那些名人们又哪个不忙?其实胡适就是为了与“同盟”这些人切割。

他既怕得罪蒋介石,但又要保住进步知识分子的“名节”,不在上海,就不用表态。

但无论是于公于私,胡适这种临阵脱逃的行为都是令人所不齿的,人品之低下可见一斑。

这就是公知祖宗的人品!

公知身上没有鲁迅的骨头,却很懂得胡适的滑头。

不把胡适吹上天,又如何掩饰自己跪在美国人面前的奴才样?

cache
Processed in 0.0108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