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士禄的革命人生

27 2024-03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吕珠满

彭士禄的革命人生

吕珠满

彭士禄,1925年出生于海丰县海城镇桥东社。三年后,彭士禄的母亲蔡素屏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1929年,彭士保的父亲彭湃住上海英勇就义时,彭士禄才4岁,就变成被悬赏搜捕的“通缉犯“,

在恐怖的阴霾下,彭士禄被转移到准提阁躲谜,随后被城东镇关东叶厝寮村吕娴收养。在艰苦的日子里,吕娴对彭士禄视同己出,倍如呵护,培育出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的骨肉情怀。

2009年12月19日,彭士禄回忆起当时的情景:“80年前,那时我只有4岁,在叶厝寮村和二位姐姐住在一起一年多。大的姐姐我叫阿姑,小的姐姐我叫阿姐。冬天冷时,阿姑总是搂着我睡觉,生怕我挨冻。我记得我们三人常到河边去踩水车,在那里我学会了车水,中午就在田间吃上早上带来的

饭。”

其实,这仅是彭士禄颠沛流离生活的开端。从此,彭士禄风香露客、寄人篱下,吃过百家饭、穿过百家衣、住过百家屋。

1930年,祖母周凤偕同彭士禄逃难到香港,靠糊火柴盒、绣花等度日。.翌年秋,彭士禄跟随七叔彭述到汕头,等待机会,再往中央苏区瑞金。每逢遇见年轻人,彭士禄就叫哥姐,遇见长辈就爸妈。仅在潮安一带,彭士禄就有20多位“爸爸”和“妈妈”。1933年,彭士禄住进潘舜贞家里.、并认其为“姑妈”。

1934年农历七月十六日拂晓,潘舜贞之家遭国民党兵的突袭,彭士禄和“姑妈” 一起被关进监狱里。一夜之间,8岁的彭士昧变成“囚犯”。

祖母周凤从香港赶往汕头营救彭士禄;当法官问:"她是不是你的祖母?"

彭士禄断然否定:如果自己承认了,就被祖母领走,“姑妈”潘舜贞的生活由谁来照顾,历经磨难,1936年底,彭士禄终于出狱,返回香港。

在香港读书两年后,抗日战争爆发,彭士禄从香港偷跑到惠阳坪山,参加东江抗日游击队,抗击日军。

1940年,彭士禄和其他十多位烈士遗孤来到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周恩来第一次见到彭士禄就激动地说:“终于找到你了!我到广州,是你父亲接我的,你父亲让我睡他的床,你父亲很会开玩笑。你应该向你父亲学习,他出身于大地主家庭,但烧了田契,变成无产者。”

1940年底,彭士禄一行人抵达革命圣地延安,被分配到儿童剧团学习。两年后,当中央医院急聘一批护士时,彭士禄率先报名,成为一名为战士服 务的护士,当年被评为模范护士。

在延安的革命大家庭里,在叶剑英、贺龙和蔡畅等人的关怀下,彭士禄倍感温暖,觉得自己就像院子里那一棵被风雨洗礼后的小树,沐浴着阳光生长多么幸运!

1943年,彭士禄到延安大学学习,并于1945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1年,彭士禄被派到苏联留学并于1955年转到莫斯科化工机械学院学习。其间,彭士禄拼命学习、经常熬夜。因为彭士禄和其他中国留学生都有一个共同的理想:掌握过硬的本领,用双手和智慧去建设新中国。

为响应国家的号召,1956年,彭士禄成为化工机械优秀工程师之后,毅然改弦易辙,转到莫斯科动力学院进修原子能动力专业。两年后,彭士禄以优异的成绩学成归来,时刻准备着报效祖国。

1958年,彭士禄从苏联学成回国,欣然来到潮安县彩塘镇,寻找那些冒着生命危险掩护过他的诸多亲人。“姑妈”潘舜贞幸好健在,他就盛情接“姑妈”到海丰住了几个月。此后,彭士禄经常接济“姑妈”潘舜贞,直到她去世。

1963年,彭士禄带领核工业部原子能研究所一支50多人的队伍,开始对中国核潜艇的研究和攻关工作。彭士禄每天凌晨起床,和同事们用简单的堂尺和手摇计算机进行反应堆物理计算,一直忙碌到深夜。经过努力,他们终于取得重要的参数,为反应堆的安全启动和运行作出奠基性的贡献。

核潜艇研究总会遇到困难和风险,所以有人不敢决策。可是,彭士禄以科学严谨的态度。本着对祖国和人民负责的精神,只要有七成把握,就敢柏板定案,剩下三分困难和风险,就努力想办法去克服,诚如他所有:“不可能事事都等到有十分把握再干。没困难、不冒险,还有什么创新呢?”故此,

彭士禄获得了一个雅号一“彭拍板”。

当彭士禄甩开膀子,准备大干一场时,“文化大革命”爆发了。白天,彭士禄应付着造反派的批斗,晚上,他组织人员进行研究、审定第一手材料。1970年7月15日下午,周恩来总理走进人民大会堂福建厅,第一句话就问:“彭士禄来了没有?”彭士禄回答:“总理!我来了!”

事后,周总理听取核潜艇研制工作的进展。临行前,周总理紧握着彭士禄的手说:“小彭,记住,你是海丰人,永远不要改名换姓!”

1970年7月17 日 18时,我国核潜艇陆上反应堆开始升温、升压的试验,无数个信号灯闪烁着,仪器、仪表的指针不时颤动着……同年7月26日,核动力装置由自身的发电机供电成功,这是我国第一次用核能发电!当人们尽情欢庆时,彭士禄的眼角流出了幸福的泪花。

中国第一艘核潜艇凝集了彭士禄的全部心血,作为总设计师的他,常常跟随核潜艇进行一次次的试航。1971年8月,中国第一艘核潜艇驶向风高浪急的蓝色海洋,驶向暗流汹涌的太平洋深处……


cache
Processed in 0.03085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