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文化 > 惠阳县高潭区(今属惠东县)1927年11月有无区苏维埃政权的考证

惠阳县高潭区(今属惠东县)1927年11月有无区苏维埃政权的考证

24 2024-03

10:41

分享
来源:作者:叶左能

惠阳县高潭区(今属惠东县)1927年11月有无区苏维埃政权的考证

叶左能

问题的提出

1982年,惠东县党史办同志根据高漂老革命人员回忆,整理了几篇回忆录发表,说高漂区在1927年11月9日召开工农兵代表大会,10日正式建立区苏维埃政府。1986年个别党史人员又撰文称高潭区苏维埃为广东第一个区苏维埃。此事以讹传讹,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写上一笔“从11月中旬开始,惠阳的高潭区及海丰、陆丰、紫金等县,先后建立了区、县级苏维埃政权。”对此差误,海丰县委党史研究室谢乾生、林泽民郑重地给中央党史研究室写了一篇长信,列举许多文献实料,要求该书再版时予以更正。中央党史研究室颇为重决,把谢、林两人的来信,归纳几点,刊登在该室主编的《中共党史研究》1992年第2期,“第一,1927年11月中开始建立苏维埃政权,只有海丰、陆丰两县及汕尾市,区、乡由农会接收政权,没有苏维埃的名称……实际上,当对整个高潭区尚未完全收复。1928年初,还未建立苏维埃政权。”我们相信该书在出版时会作出修正的。但是,在广东、惠东党史极少数同志仍不去研究文献资料,立准立好党史事件,反而在为《我国最早的区-级苏维埃政府》(作者刘寒、周桂花)此文全凭当地革命老人员回忆,再次肯定高潭成立区苏维埃政府时间,并参照《海丰全县工农兵代表大会日刊》的程序和决议,编织成历史故事,但却严肃地得出结论说・“高潭区苏维埃政府的成立,对我省乃至全国的苏维埃运动起了积极作用",“产生了重大的政治影响,起到了极大的示范作用。不久,汕尾、陆丰、海丰、陵水县苏维埃政府先后成立了。”作者唯恐从“广东最早"升格为“中国最早”不足以表达分量,连用了“重大” “极大”两个词,加以强调。鉴于这个问题已谬误流传,造成史学界是非莫辨,故十分有必要根据当年的文献记载予以考证。须要说明的是,所引用文献的原件均存于国家档案馆,并已印成史料书,索用方便。

历史文献摘录

一、广东省委有关区乡政权的决议、指示

1927年8月,《省委关于暴动后各县市工作大纲(决议案)》中决定:“农村政治组织,乡农民协会为乡政府,区农民协会为区政府,接收政权。”

1927年9月23日,《广东省委通告(第十号)》指示:“在准备暴动时期,应即提出下列口号:“乡村之中是‘此权归农民协会',城市之中是‘革命的民选政府万岁!'“新政权之组织,农村中,以乡农民协会为乡政府,区农民协会为区政府。

1927年11月初,省委在《致海陆丰县委函—对占领海陆丰今后工作的指示》,“须切切实实根据《省委通讯》第二期,‘农民运动纲领'所指示的去做。一方面召集工农兵代表大会,组织苏维埃,乡区即以当地之农民协会接收政权,实行分配土地……”

二、海陆丰由区农会接管政权及改组经过

1927年9月,海陆丰第二次起义胜利后,“政权问题.政权的性质已比前次进步了。前次是所谓人民政府,这二回是工农独裁政府。各区乡农会宣布接管区乡政权:两县则由团体产生临时政府。”

1927年11月9日,海陆丰县委向省委作了《关于海陆丰第三次暴动胜利后的形势和党务工作报告》里面说:“苏维埃政府已筹备组织了……2、区政府即是区农民协会,其组织及选举等都照农民协会办法。3、市苏维埃代表会(海陆县城两个,汕尾一个)”……

1928年1月13日,海丰县委在《关于目前政治形势和土地革命工作报告》中说:“工人对区政府(区大会)发生怀疑,以为不是工人的政府”。1928年1月19日,海丰县委在《关于今后工作问题的报告》中说“整顿内部:……4、区政府已多设一工人代表,帮助解决工人问题,借以提高工人对区政府的信仰。”

1928年1月24日,《广东省委致东江特委并全体同志信》指出:“第一,区政府问题。现在的区政府是不是原来的区农会接收政权,并没有另行组织苏维埃?如果是如此,当然使工人怀疑区政府不是他们自己的政府,因为他们并未加入农会。同时区政府(区农会)也决定(疑是“不能”——摘者)保障工人利益,因为在历史的惯性上是专注农民利益的,所以马上将区乡政府改组,实行组织苏维埃政权(工农兵代表会议的政权)”。

1928年,陆丰县委《关于二月至六月的斗争情况给省委报告》提到:“改组全县各区苏维埃,二月初旬改组完毕,并即召开全县苏维埃大会,改组县政府……”据另有文献记载,海丰的区、县苏维埃政府于二月上中旬实行了改组。

三、攻占高潭的时间及高潭与海陆丰的关系

1928年5月26日,红军二师参谋长王备在《关于海陆丰苏维埃政府成立前后及其影响的报告》中说:“当十二月盛传李逆济琛分三路向张发奎进攻,一路由海陆丰经过,本党即决定无论张军或李军经过海陆丰时,当以一部分武装由海丰向紫金、惠来方面发展,其余武装留在海陆丰协同工农截击或骚扰与破坏逆军一切工作。结果李逆军队不敢轻易假道,故我们军事力量仍向惠阳属之高潭发展,尽全力设法帮助紫金、五华、惠来、普宁、惠阳诸县发展暴动工作……东江如惠来、普宁、紫金、五华、惠阳之高谭区,嗣后均能发展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杀戮一切反动派,解除-切反动武装者,俱因建立苏维陆丰苏维埃政府之存在,而有以实际的武力人力财力帮助,而后所得结果。

1928年4月《巡视员给中央的报告》-文,在回顾1927年12月广州暴动之前时也说:“因广州当时准备暴动,故决定如广州暴动,则海陆丰向惠阳发展,以便"此一致联络,以期成立东江割据的局面。如是派许多同志赴惠阳工作。不久而惠阳之第三区(高潭)完全被农民占领,其他各区农民继续暴动。不久广州暴动而即失败。张发奎大部驻惠州,准备与李济琛部迎战。后海陆丰又改变政策,不在惠阳大暴动,转而向潮汕发展”。

1928年1月3日至5日,东江农民代表大会在海丰召开。同月14日,东江特委向省委作了《关于东江农民代表大会经过情况的报告》,内有“惠阳的报告:(甲)土地问题:1、在东北部农民不认识土地,在西南部农民较认识土地应归农民。2、但因势力单薄,无法去干土地革命地斗争。只有鸭子步的农民有抗租运动与地主斗争。(乙)政权问题:惠阳是惠州政治中心,军警林立,农民力量薄弱,故虽在十四区地方,没有一个区是农会取得政权。

1928年1月19日,海丰县委在《关于今后工作问题的报告》中提到“向外发展……6、帮助发展惠阳暴动,解决埔心,多竹敌人;7、加紧埔心、多祝、高潭党的工作。”

1927年11月至应8年1月上旬,海丰县委有向省委报告的几个文件,对全县九个区的情况都分别提到,而没有提及高潭区,但在1928年1月14日,在《关于工作的统计给省委的报告》中,逐区统计各种数字时,高潭被列入最后一行,而且在此后的报告中高潭与海丰各区一起出现多次。特别是1928年7月1日海丰县委《关于敌人状况和党各个时期策略等给省委报告》,在叙述自3月1日敌人入境后的斗争过程时说:“特支:惠阳属之高潭设一特支,直接受县委指挥,该特支在此次斗争中,能够领导该处同志及农民进行骚扰及截击敌人,并正常进行党务工作,颇算健全。自六月初间高潭为敌人黄旭初所部,及李坑屯、南岭民团占据以后肆行其屠杀,围乡搜山,异常厉害,该地民众逃跑一空,特支工作同志亦不能在高潭立足,只有跑到公平方面来,该处党务暂行停顿。”

 

几点看法:

一、广东省委自党中央“八七”会议后,所制定有关暴动后农村政权的文件迄至同年11月,皆是区、乡农民协会接管农村政权,县则设立革命委员会,有条件的召开全县工农兵代表大会,没有召开区、乡工农兵代表大会,建立区、乡苏维埃的计划或设想。

二、海陆丰是广东省委领导的重点地区,暴动后的政权建设皆依照省委《农民运动纲领》与具体指示。彭湃11月初回来海陆丰后也是按中央与省委决定的精神筹建苏维埃政权的。因注意到城市以工人为主,海陆丰两县在大革命时期保留下来有总工会和手工业诸多行业工会,所以,海陆丰县委在11月9日给省委的报告中就提到决定在两县城及汕尾市设立市苏维埃政府,并规定工人代表占百分之六十。这种以手工业工人为主的城市苏维埃政权(属区级)与农村由区、乡农民协会接管的政权有明显的区别。因为海陆丰农运基础雄厚,1926年海丰的农民协会已是“唯一的合法政府”,陆丰农民协会“也有权过问一切”,所以,三次起义胜利后,每一次都宣布由区、乡接管政权,与省委的政纲相符。直至同年12月,发现工人对区政府没有工人代表,不能代表工人利益而有异议,才决定各区政府增加一名工人代表。1928年1月,省委政策改变,强调政权的工人成份,指示海陆丰一定要召开区工农兵代表会,改组区政府。此后,海陆丰各区才先后召开区工农兵代表大会,对区政府实行改组,从文献中可见,海陆丰农村的区苏维埃政密的产生是有个过程的。

三、高潭区苏维埃是否建于1927年11月10日?海陆丰党史人员自1982年有此之说后,一直坚持否定意见。因为,已有足够的文献资料证实没有那回事。要说个明白,可以概括如下几点:其一,高潭区自1925年后,行政属惠阳管辖,党的组织与农运则先后属海陆丰地委(1927年秋改为海陆丰县委,11月上旬分设海丰、陆丰县委)、海丰县委领导。高潭既是海陆丰党领导下的一个区,自然离不开海陆丰在各个时期的方针政策,而且,从文献中显示的数字与革命斗争规模,高潭远不如海丰主要的几个区,没有超前的主客观条件。其二,海丰于1927年11月18日隆重举行全县工农兵代表大会时,致贺词的有: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东江革委、陆丰工农兵代表大会等三个单位、紫金县委等三个单位、海丰县委等(含区农协)14个单位,却见不到所谓“广东最早” “全国最早”的高潭区苏维埃向大会致贺。而且,这个大会有彭湃、颜昌颐、董朗、刘琴西、黄雍等党、政、军领导人演说与致词,他们均只字未提及高潭在此前几天有过“极大的示范作用” ?难道可以说这是彼此的疏忽?其三,高潭坪是惠阳第三区政府的驻地,1927年广东“四一五”反革命政变后,地主民团武装盘踞这个不上千人的高潭坪,围上木栅,联合附近埔心、多竹的反动势力与共产党对抗。海陆丰向西发展,于是“惠阳之第三区(高潭)完全被农民占领”。红二师参谋长王备与省委巡视员的报告一致,证明攻占高潭坪的时间是在1927年11月底或12月初。作这个时间判断是无可置疑的。其四,东江农代会上,惠阳县代表报告:“虽有十四个区地方,没有一个区是农会取得政权”。说明1928年1月5日前,属于该县第三区即高潭的农民协会尚无接管区政权,怎么有可能55天前在高潭圩隆重召开区工农兵代表大会呢?其五,坚持高潭11月10日建立区苏维埃政权者,除依据当地老苹命人员在相距半个世纪后访问整理的回忆录外,唯一的文献是1930年11月《高潭区纪念苏维埃成立四周年粉碎敌人的围剿梦想告同胞书》,该文开头一句是“我党于1927年英勇适应国际环境和工农的要求,成立苏维埃。”下面是揭露敌人,号召继续斗争,全文只字未涉及1927年的高潭,可见此文纪念苏维埃四〔三〕周年是泛指。 1929年海陆惠紫地区革命复甦,海丰、陆丰在山区恢复了县苏维埃政权,惠阳的高潭也在山区恢复厂区苏维埃政府。高谭博物馆保存的区苏维埃政府的告同胞书、布告,原件署名是1930年11月发布的,不能作为1927年有区苏维埃的证据。其六,1927年秋,高潭区的中洞与海丰的朝面山、陆丰的激石溪都是农军的防地,三地相连,而且中洞不等于高潭区,也不等于11月便有区苏维埃政权。

高潭区在一、二战时期有光荣的革命斗争历史,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两个时期又有较大贡献,这是谁也否定不了的事实。但硬要说它是全省。乃至全虽第一个区苏维埃政府的诞生地,便是无稽之谈,是对历史的嘲弄。而历史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中共中央一再要求党史工作者要实事求是,立准立好党史,并强调要以文献为主,回忆录为辅。我们认为,凡历史事件,人物时间地点,在有较多文献为证的情况下,回忆录仅可车为补充参考,即便是有过亲历的中央领导人相隔几十年近回忆也下例外。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日


cache
Processed in 0.00562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