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文化 > 工农革命军第二师大本营——朝面山

工农革命军第二师大本营——朝面山

15 2024-06

10:41

分享
来源:作者:中共海丰县委党史研究室

工农革命军第二师大本营——朝面山

中共海丰县委党史研究室

1927年10月9日,南昌起义军来到东江特委驻地公平区的朝面山,至今76周年。当年11月1日,中共东江特委率起义军改编的工农革命军第二师(简称红二师)第四团和海丰工农革命军团队,由朝面山进军克复海丰县城,5日克陆丰县城。10日起,相继成立汕尾市(镇)、陆丰、海丰及两县城区等两县三市的苏维埃政府,区、乡由农会接收政权,至1928年初区也成立苏维埃政府。

两县城克复后,肃清包括党和农民运动属海丰领导的惠阳县高潭区、除陆丰上砂一隅以外的两县境内残敌,1928年初,东江特委领导东江大暴动,把革命根据地扩大至惠来、普宁、灌阳、五华、紫金等县部分地区。此后,在反围剿斗争中继续发展坚持至1933年4月以后。

一、朝面山的地理和政治概况

朝面山成为东江特委驻地和红二师大本营所在地不是偶然的。

朝面山原名笑面仙,因语音转化成现名。它位于公平东北一千多米高的五马归槽山麓,隔山是陆丰的碣石溪、西连苦竹园、南面山下是黄姜坪和石头坪圩,北有山口通高潭的中峒。黄姜坪往紫金的石砌古道在朝面山、苦竹园交界穿过。朝面山面积25平方公里,层峦叠嶂,形成两条山海在山口合流下北岸潭,曲折下黄姜坪。山深林密, 山区内气候有差异,深山的大水尾村水稻成熟期比山口的招窝村迟七、八天。

农民大部分耕虎锛张姓地主租田,地主在招窝村建一座只开侧门不开正门的一厅四房收租馆。受尽剥削的农民早就参加彭湃创建的农会,坚持减租斗争,至1926年基本没有交租0 1925年第二次东征后,海丰县农'民协会领导人、后来和彭湃一起当选第五届中央委员的杨其珊来这里建党支部。

1927年海陆丰第一次武装起义失败后,海陆丰地委领导抗租斗争,整顿农军。8月,响应中央和省委秋收起义的号召,同新成立以杨石魂为书记的东江特委领导第二次武装起义,于9月8日和17日先后克复陆丰和海丰县城,地委改组为海陆丰县委,两县分别成立临时革命政府,当时获敌军将开来消息,东江特委决定主动撤退,把没收的贵重物资都运上朝面山。9月25日,国民党陈学顺团来攻,东江特委率农军按计划撤至公平和陆丰交界新田一带建立农民防地〔即军事根据地),东江特委驻朝面山指挥,海丰县钢革命政府驻黄羌官田村。一时间,各级领导人张善鸣、郑志云、黄雍、刘琴西、林道文陈舜仪等先后也来到朝面山。

二、军民鱼水情

海陆年第二次武装起义胜利时,南昌起义军已进入潮梅,前委书记周恩来派刘立道于10月2日到达黄姜圩,找东江特委支援兵员和经济,东江特委决定支援三千兵和一万元,4日第一批700青年即出发,至揭阳河婆,得知起义军普宁失败消息折回。去时队伍经陆丰黄塘,后队被地主武装突袭,掳去34人,当场被杀11人,此齿朝面山参军有古华、杨道等8人,被掳后有曾石养、丘桂芳、曾德三人遇害。东江特委闻报,派公平区农会执委陈桂招星夜过陆丰新田找区农会执委萧河源设法营救;其条23人才生还。

南昌起义军在普宁遇袭后,部分从伍继续开来海陆丰,东江特委得悉,派六路人员分头接应,在陆丰东南联络上叶挺部团长董朗等率领的队伍,带领着绕过敌军驻地,一路收集流散人员,共1000多人于10月7日到碣石溪,休息后于9日抵达朝面山。新田和公平农民听说来了南昌起义军,纷纷送来花生、蔬菜、猪、禽、蛋等慰劳品。东江特委对部队进行思想工作,帮助建立党组织,发了饷银,请工人为他们理发、制军服。黄姜坪、石头坪圩的小商贩上山摆摊,朝面山有些农民也加工农副产品出售,深山顿时形成小市场。

朝面山一下子增加千多成年人,住宿十分紧张。党支部把收租馆作为部队领导机构和警卫队驻地,动员群众腾房子,连队分住各村,仍不够住。发动群众在招窝村旁石禾町搭了四座茅寮为营房,勉强住下。至第三武装起义胜利后,东江特委在中峒崛建设后方根据地和后方医院,把部分物资和伤病员运到那里,连队也分到苦竹园、中峒驻扎,居住条件才有所改善。

起义军初到怕目标太大,称为大队。后接省委指示,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二师第四团。1927年底,编海陆丰农军为第五团,成立师部。师长兼四团团长董朗,师兼四团党代表颜昌顾,师参谋长王备。五团团长刘立道。师部兼四团团部都在招窝原址。

武装队伍扩大,战勤任务漕加。朝面山农民负担过多,为解决问题,县委在坪岭村范氏宗祠成立以曾雄(石头坪圩隔河狐狸坑人)为书记的黄姜分区特支,统一安排战勤任务,包括翻译、运输、送信、向导等等。初时协助部队挖战壕,山下向南山坡的打鼓岽、圆岽、寒虎咬尾、虾公地岽、 伯爷山、上山窝、耙头地岽、蚕蛾地岽,连绵好几里远,都有战壕,远的距师部五、六里小历经七八十年沧桑,至今仍有遗迹可见。这可能是我们党建立正规军后的第一条战壕。

虽然分区特支统一安排战勤任务,但师部所在的朝面山负担还是较多,当响导、送情报、配合作战,如起义军初到带队打南岭地主武装,打入侵黄姜埒的陈学顺团,第三次起义胜利后打高潭圩、石楼,1928年初东江大暴动进军紫金、五华,1928年3月国民党军侵入海陆丰后,反攻公平、海城,都有朝面山农军战斗的足迹。

在参战中,朝面山农军学得不少军事知识,曾带起义军打侵黄姜圩陈学顺团的中心肚村杨福老同志说,他被通知到招窝,半夜起身吃饭,饭后开会,营长说活,曾雄翻译。大意是,我们是外地人,人地生疏,得依靠地方农军为后卫。现在要去打仗,不用怕,不要吸烟,要听指挥。说完拿一口盅水,逐人问向导有没有火柴,有火柴的拿出

后,他往水里浸一下发还,并给两个银毫说,打完仗再买。杨福带队至黄姜圩西陈团驻地附近后伏下,营长比划嘱他听见枪声不可乱跑,当东路农军进攻枪响,他抬头张望,营长立即按下。陈团吹号集合,起义军两挺机关枪猛烈扫射,敌军措手不及,落荒而逃。

1928年5月反攻海城之战,省委委员赵自选在指挥打五坡岭敌军时不幸牺牲,遗体由黄姜农军运回安葬。同年6月,东江特委成立以杨望为书记的海陆惠紫四县暴动委员会,设四县交通处于朝面山黄角窝村,负贵人蓝训材。此后,国民党军带帐幕上山围剿,红二师和红四师及地方部队伤亡很多,二师参谋长王备和四师师长叶镛相继牺牲。省委指示,二、四师改为赤卫队,二师官兵参加朝面山和黄姜等地的赤卫队,与农民同住同食同作战,朝面山很多农民,一户负责一、二人,董朗等军官仍住朝面山。1928年冬,新成立的海陆紫特委按省委指示,分批资送二、四师官兵转移。在朝面山的一批二师官兵最后离开,县委、分区特支负责人宋耀南、杨道在大水尾村集中他们开会,征求意见,大部分希望转往外地,负责人给他们发旅费和毛巾、竹笠,这批官兵经碣石溪往河婆,符锦惠、陆海平、潘玉田、麦胜标等留下,不久参加新成立的工农红军第六军第十七师第四十九团,成为军事骨干。

朝面山农民和二师官兵同甘共苦二十个月,建立了鱼水深情,特别在后期,房屋被烧搭草寮,草寮被烧住山洞,露宿山头。许多人最后离别,依依不舍,互道后会有期,岁月染白头发,二师官兵形象长留朝面山农民心中。海丰、陆丰参加二磴地卫生队、长驻朝面山的几位军医,同样怀念当时的战斗生活和董朗、颜昌顾等的风采。1957年纪念海陆丰苏转致权成立30周年时,任二师准尉军医的梁寿芝写了两首诗:“回忆二七年,从戎入山乡。号角震大地,红旗耀青天。洪流涌中峒,热血沸朝山。农民得土地,工人手执枪”,“少年多奇志,男女爱武装。石头为书桌,林下做睡床。歌声夜四起,到处欣笑颜。革命传真理,终改旧桑田。”

三、为有枢牲多壮志

1929年蒋桂成争爆发,中共海陆惠紫特委以公平为中心开展游击战争,当年秋,在朝面山成立红军第六军第十七师第四十九团,先在招窝村后山凹菜背窝叶寿恩家开会研究成立工作,朝面山党、团支部书记都参加会议。次日在大路下村开成立大会,宣布四十九团成立和团、营、连干部名单,团长彭桂、政委黄强、设后勤处于大路下村,二个营分区作战,随忘相继成立各营营部。朝面山又成为红军根据地。当地老同志老农民说起时,称二师为老红军,四十九团为新红军。

朝面山农民长期坚持革命斗争,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1932年夏起,国民党军对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加强进攻,采取经济封锁,建炮楼,强迫农民组织联团,加强保甲制度,由根据地边缘步步为营进攻至中心区域。1933年初,敌人攻占朝面山,建筑炮楼。除-些寺庙和地主收租馆外;没剩一间瓦房,村民全部逃走,大批党团员、干部、农军牺牲,其中有三任党支部书记丘振琪、刘石麟、丘水松、团海陆紫县委书记叶容,海陆紫县红军新二营营长古添和农军杨木等,而大部分烈士姓名已不可考。一、二年后,有几个人回到深山搭寮开荒,以后陆续回归,建国初期人民政府拨款帮助老区农民建房,才有瓦房居住,但元气难恢复,南方背、白石岗、蔡背窝、黄角窝等一批小村已不存在,至1975年,全朝面山仅300人左右。还不够1927年的三分之一。

1975年,朝面山又为国家建设作出贡献和牺牲。海丰县建朝面山水电站,全部移民,现在除个别移民点外,其他点多人去屋空,不少人生活仍存在困难。上世纪九十年代,海丰县人民政府和黄姜林场场部先后在红场和黄姜林场立聶荣臻题字的纪念亭,南昌起义军到朝面山的事才渐为人知。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