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金禄

26 2024-03

10:41

分享
来源:作者:

张金禄,黄羌下虎噉人,出生于1905年,当他刚刚学会走路时,父亲就因病逝世了。母亲翁氏带着小金禄和哥哥张金传艰难地度日。

张金禄从小在朝面山的深山中长大,身处大山,一草一木都不是穷人的,山沟里到处都有良田,但一分一厘都是别人家的。张金禄十五岁那年,母亲由于长期的超负荷劳作,双眼失明了,从此,家庭的重担落在了哥哥和金禄身上。

张金禄19岁那年,正是彭湃农运大潮波及朝面山之时。宋耀南、陈桂招在朝面山上发动组织农会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张金禄的耳朵。血气方刚的张金禄早就想打开自身的枷锁,改变这不公平的社会现状了,可惜无从下手,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如今有这样的组织可以参加,他兴奋得一蹦三尺高。

当张金禄把参加农会组织的想法告诉母亲和哥哥时,母亲一言不发,哥哥也并无主意。于是,张金禄找到了农会长宋耀南,顺利加入了朝面山农会。

1925年,各乡按上级的指示精神组织农民自卫军,张金禄由于脑瓜子灵活,身手矫健,在自卫队中担任班长。

1926年,张金禄由于接触到了大量的革命人士,思想觉悟更加高,团组织吸收他为共青团员。

1927年,张金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一年的朝面山迎来了南昌起义军的部分官兵,朝面山上热火朝天。农民自卫队也改编为赤卫队,张金禄被组织委任为赤卫队队长。革命浪潮使张金禄更加坚定了革命的信念。

一次又一次的战火洗礼,使农奴的孩子锻造成了成熟的军人。每一次对敌作战,他总是身先士卒。

1928年春天,金禄的哥哥张金传遇到了一位由高潭中洞到朝面山避难的女子。他们同是苦命人,一起在朝面上的松香厂打工,日久生情,结成连理。由于战火越烧越旺,婚后的张金传想找一个清静地方度日,于是,1928年冬天,张金禄一家搬回黄羌下虎噉村。然而,张金禄一家在下虎噉头上无片瓦,地无插针处。村中族长念在同宗份上,安排金禄一家住在祠堂里。

1929年暮春,因为工作的需要,张金禄被安排到坑背任赤卫队队长。秋天里的一天,他跟一位钟姓姑娘喜结良缘。

1930年2月,张金禄随四十九团从石头坪出发,经激石溪,进攻河田、河口敌军。战事非常顺利,我军连克两个墟镇。 胜利归来的张金禄刚休息两天,又接到前往公平高沙阻击敌人的任务。军人以服从为天职,接到任务,一刻都不敢停留。钟氏陪丈夫来到村头,依依不舍地目送丈夫离去。没想到,这一别成了夫妻永诀。

张金禄回到驻地,传达完上级布置的任务,带着赤卫队前往高沙。当张金禄踏进高沙时,敌人布下的口袋正在等着他。敌人的一个连早就等在那里,当赤卫队一进入包围圈,四周响起密集的枪声。张金禄知道自己被包围了,为了减少损失,他沉着应付,把赤卫队分成二班,一班掩护,一班撤退。

敌人不断缩小包围圈,张金禄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撤退的战友已经安全,张金禄的心平静了。他打完了最后一粒子弹,用大刀准备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但是,狡猾的敌人并没有让金禄如愿以偿,敌人用机枪击中了他。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先烈的衣裳,一条汉子倒下了。

张金禄战死沙场的第二天上午,下虎噉来了一群荷枪实弹的大兵,他们直闯张金禄的家。金禄的爱人已经是大腹便便的孕妇了,大兵二话没说,抓住了钟氏就往门外推。走出不过二百米,到了下虎噉的池塘边,大兵举枪杀害了张金禄的爱人,一尸二命,沉入池塘。

几十年过去,张金禄夫妇的尸骨早就化为泥土,然而,他们的浩然正气却与天地同存!

最新更新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