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丰红色培训首页 > 红色海陆丰 > 海陆丰红色故事 > 海陆丰红色故事【51】吕娴救孤

海陆丰红色故事【51】吕娴救孤

05 2024-06

16:37

分享
来源:作者:


海陆丰农民运动在彭湃的组织领导下蓬勃发展,于1922年7月29日成立“六人农会”。1923年1月1日,海丰县总农会成立。从此,海陆丰农民运动席卷南疆13县。1927年5月至9月举行了两次武装起义。10月30日,南昌起义部队余部进入海陆丰,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师(简称“红二师”)。董朗为师长,颜昌颐为党代表。在红二师的配合下,海陆丰举行了第三次武装起义并取得了胜利,终于在1927年11月21日成立了全国第一个苏维埃政权。1928年元月,广州起义失利后,起义部队撤往花县进行休整,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师(简称“红四师”),在叶镛、袁裕、徐向前的带领下进入海陆丰,并在海丰的红场与红二师会师。

海陆丰农民运动,得到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与支持,也受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极端攻击报复。

彭湃于1928年11月调至中共中央机关工作,任中共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书记。

1928年3月、4月,海丰、陆丰两县县城被国民党攻陷。海陆丰大地血雨腥风,不少共产党员和农运干部惨遭杀害,彭湃的夫人蔡素屏就是其中之一。1912年她与彭湃结为夫妻,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被选为海丰县妇女解放协会主任、海丰县妇女协会执委。蔡素屏和彭湃生有3个儿子,长子彭绛仁出生后,因彭湃夫妇的工作繁杂艰巨,托付弟媳哺育。1925年生下二子彭士禄。1928年7月初生下三子彭洪,初名赤红。1928年9月19日,因叛徒出卖,蔡素屏在公平被捕,受尽惨无人道的酷刑。是月21日被敌人在海丰县城游街后杀害。时年31岁。

祸不单行。1929年8月下旬,因叛徒出卖,彭湃于上海被捕。党和周恩来等营救无果,彭湃同杨殷等于8月30日在龙华惨遭杀害。当时彭士禄4岁、彭洪1岁。

彭湃夫妇牺牲后,国民党下达搜捕令,对彭家实行“斩草除根”,凡是抓到彭湃的儿子,格杀勿论;凡是窝藏者同罪。海丰县城的国民党反动派伸出爪牙,丧心病狂,派出特务,悬以重赏。在这种极为恶劣的环境下,海丰县党组织和彭家亲戚主动应对,把彭湃的子女分散至各地,投亲靠友,避难求生,彭湃的母亲周凤安排亲戚接走自己的孙子,叫奶妈抱着彭士禄到近处的宫庙躲避。从此,彭湃的儿子皆沦为孤儿,过着世人难以想象的颠沛流离的生活。

提起彭士禄的人生,尤其是少年时期,确是催人泪下,感慨万千。其中“吕娴救孤”也是一段可歌可泣的红色经典。

彭湃母亲叫奶娘抱着彭士禄在龙山妈祖庙避难的消息,被赤山一村农会会长吴林志获悉。吴林志认为这是十分危险的,躲得了初一,难躲过十五。要寻找一个地方稳居下来才是长久之计。他想到了双亲抱养的妹妹吕娴。

吕娴,家住海城南边的鹿境村。是一个善良而有胆识的农村姑娘。

1929年的一天晩上,吴林志匆匆忙忙来到鹿境村的吕娴家里,告诉吕娴,彭湃夫妇已经牺牲,国民党反动派要对彭家“斩草除根”,现在,彭湃有个4岁的儿子彭士禄,党组织在寻找一个可靠的人哺养……没等到吴林志把话说完,吕娴就开了口:“彭湃和素屏姐是为穷人而牺牲的,素屏姐与我们有亲戚关系,小士禄就由我来哺养好不好?”听到吕娴这句话,吴林志定了神,心里的石头落下了。当晚,吴林志就如何接孩子、如何为孩子起名字、如何哺养、如何应对外人质疑、如何对付敌人等事宜作了交代。

第二天深夜,吴林志抱着小士禄悄悄来到了吕娴的家,把小士禄安顿了下来。

小士禄改姓吕,名赤湿。对外称是吕娴大哥的孩子,与吕娴的亲侄女绿豆是亲姐弟,同吃同住同玩耍,赤湿叫吕娴为姑姑。

冬去春来,寒暑交替。小士禄在吕家过了近两个年头。在这两年里,小士禄的一切都包在吕娴身上。衣衫缝补、身苦病痛,吕娴从未怠慢过。在这段不平凡的日子里,吕娴经历着他人无法承受的压力。首先是受到村里人的质疑:这个侄儿从何而来?为什么吕娴这么舍命地哺育着这个侄儿?为什么有附近村的农会会员经常在黑夜里出现在吕娴家里?对这些,吕娴总有一套方法。平时,吕娴的为人深受村民认可和高度的赞誉,她的一席动人陈述,使得村民们都信了,也都把吕赤湿认作是自己村里人呵护起来。

1931年初夏的一天,县城里的几个国民党民团团丁,荷枪实弹地闯进叶厝寮村,把吕娴的家包围起来,情况万分火急。吕娴沉着应对,在问明来由之后,她用自己平时积下来的银两进行打点。又是天护贤良,突然间下起滂沱大雨,团丁们也仓皇离去。

天有不测风云。这个事件即使得到平息,但却引起海丰县反动政府的怀疑。他们派出便衣,多次窜进吕娴居住的叶厝寮村,秘密进行侦探活动。吕娴将情况及时告诉吴林志,引起了当地党组织和彭士禄祖母周凤的高度重视。经过精心研究,大家认为彭家后代在海丰已处于十分不利的危险状况,必须迅速离开海丰,由海丰党组织与潮汕地区的党组织联系,安排可靠人士收养彭士禄。

经过周密安排,1931年4月的一个雷雨交加的晩上,吕娴带着彭士禄绕过敌人的岗哨,依时、顺利到达党组织安排的接头地点。

人生痛苦,莫过于生离死别。离别之时,小士禄久久不愿离开,抱着吕娴哭着说:“我不离开姑姑,姑姑不能丢下我呀!我有错,姑姑可以骂我、打我,我一定改好。”多乖的孩子呀!小士禄的这番话,更让吕娴和在场的人们泪流满面,有话哽喉,都在小士禄的脸上亲个不停。

接头的时间就要到了,外面的雨也小了,吕娴找了两件蓑衣,一件给小士禄披上,一件自己披着。为了防滑,吕娴和小士禄都穿上草鞋。在乡亲们的掩护下,吕娴背上小士禄走上泥泞小路,朝接头地点艰难地前行。

午夜时分,吕娴和小士禄依时来到接头地点,双方接通了暗号,吕娴细心地把小士禄送到对方面前。这时,小士禄还是紧紧抱住吕娴,不肯离开。为了不耽误时间,不出意外,吕娴把小士禄拥在自己胸前,向着接头人,双脚跪地,恳求接头人顺利把小士禄送到目的地,让好心人收养小士禄,因为他是彭湃一族的红色种子,千万不要让他再受苦受累,更不能让他……接头的人一一答应。吕娴对着跪在面前的小士禄含泪说道:“侄儿,今天我们就要分开了。没有把你养大成人,是作为姑姑的我,实在无能力,心中有着无奈和不甘。姑姑没有过高的要求,只要求你要牢牢记住,你的亲生父亲叫彭湃,你的亲生母亲叫蔡素屏,他们为救穷人,被坏人杀害了;你的奶奶叫周凤,他们都是你的至亲,他们都是好人,是为穷人做大事的好人……”没等吕娴说完,小士禄更是抱紧吕娴的脖子,哭着说:“还有你,我的好姑姑!我会像你们一样,做一个为穷人做大事的人!”就这样,吕娴把小士禄这颗革命种子托给了交接人。

送走了心头肉,吕娴不知道回家的路上走了多长时间。回家后,她大病了一场。乡亲们心知肚明,没有外传。这段史实也鲜为人知。

1996年12月24日,这位救孤的智者离开了人世。在弥留之际,她还念念不忘侄儿彭士禄。她向众人说,未能见到侄儿彭士禄一面是一个遗憾。也正是这个眷念和遗憾,才让人们知道这段历史!人们也告诉吕娴,彭士禄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在共产党的培育下长大了,成才了,被誉为“中国核潜艇之父”,兑现了他在你面前的庄严承诺:做一个为穷人做大事的人!

吕娴,用生命演绎了一出救孤的大戏,为后人广为传颂。


cache
Processed in 0.006721 Second.